Lwnixndk

这里莱温 一个文盲 不逆
微博id:Lwnixndk-莱温
暴雪id:莱温#51746

【授权翻译】【spideypool】Home 14

感谢校对@糖炒栗子 
Home  by iamanidhwal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Chapter14:Lifeline
白色对话框 - {x} 
黄色对话框 - [x] 
 
“Coulson探员,”咖啡厅里,一个穿着西装的高个子男人叫到,然后坐了下来,就像他们是老朋友一样。Coulson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边看菜单边喝着咖啡。另一个男人继续说。“我有情报。” 
 
“声音放低一点,探员,”他愉悦的说,然后放下了菜单。他抬起了手。那个男人将一个信封放在了他的手上,之后告了辞。 
 
这挺有趣,Coulson想,研究着那个信封。这似乎是个普通的棕色牛皮纸信封,但是封盖在侧面。照片,他终于意识到,然后打开信封拿了出来。 
 
那是一张有点模糊的,几乎全是黑白两色的照片,但是它所呈现的信息没有任何疑问。他皱起了眉,看到Wade和Parker先生站在他们公寓的走廊里,双唇紧贴。 
 
这可有点难办了。Wade很喜欢红灯区的人,这点很明显。而Peter看起来却不像经常混迹于酒吧的那种类型,而且,从他收集到的情报来看,Peter绝无任何可能隶属于值得S.H.I.E.L.D注意的任何就算只有一丁点叛逆因子的组织。他的心理测试,他的学校很乐意提供这个,证明他通过标准;Peter,显而易见,在他叔叔死后正义感提高了很多,而且更加追求勇敢和平等思想,并且在他的女朋友Gwen Stacy去世后,这一点更是得到了增强。 
 
Peter看起来和一般的有着强烈责任感和社会意识的市民没什么两样。Coulson为他鼓掌。他这一代人有社会意识的可不多,更别说积极参与的了。考虑到他和某个损人,某个脑子不正常的家伙,某个沉浸在对生活的失望中太久了人在一起⋯⋯ 
 
这令Coulson打了个寒战。凭借他的技能和理想,Peter是万里挑一的。Wade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人。他带坏了Peter的这个想法⋯⋯ 
 
如果Coulson处理的得当,他也许能招募到Peter。他也许能让他加入S.H.I.E.L.D。他有着在科学领域如此杰出的表现,再加上他在奥氏公司积累的经验,他也许能和Fits特工和Simmons那类人配合的非常好。对,那可能是一片任他翱翔的天空。 
 
但是Wade是个问题。 
 
他又盯住了照片,如果Peter爱上了Wade,那他分开他俩的计划会更加难以实施,也许一次全额奖学金国外留学可行?但是他可能和他的家人一起搬走,他发现Peter对May婶强烈的保护。他还记得他是如何对他几乎吼出的“探员”,就像那是什么恶心的词汇。 
 
他感到心中涌起了某种情绪,一种忧虑。他归因为基于调查开始时,Wade可能已经开始带坏男孩了。但是现在看来不止如此。他不能完全确定,但是他曾经在哪儿听过他的声音。但他记不起来什么时候⋯⋯ 
 
他深沉的抿了一口酒,一口气干了。他在桌上放了一点钱,将信封塞进外套里,然后离开了。他有更多需要查明的了。 
 
而且要快,他严肃的想。 
趁还来得及。 
 
 “哥怎么样。” 
 
 “什么?”Peter无精打采的抬起头看向Wade。过去的两个小时里他一直想着双唇上那刺痛的感觉。Wadw在走廊里,非常惶恐的,离开了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努力整理了几分钟思路之后,他走进房间,看到Wade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旁边放着一整盘墨西哥卷。 
 
Wade指着他的嘴唇,然后响亮的吻了一下。“你的初吻怎么样?” 
 
 “那明显不是我的初吻,”Peter反驳。 
 
 “哥今晚拥有一个小处男的愿望破裂了,”对方哀嚎。 
 
 “首先,”Peter恼怒的说。“你的吻技10分能打个5分就不错了。” 
 
一声响亮的抽气声传来。Wade将一只手放到胸前。“太伤哥的心了!” 
 
 “其次,”Peter压低声音说。“你只是因为我们被监控着才吻我的。” 
 
Wade从位置上站起来。脸上闪过一丝阴郁,接着Peter发现自己被奇怪的按在了墙上。“首先,”他低吼。“哥至少能打8分。哥的女朋友们都是这么说的。” 
 
 “也许他们的意思是想要八位数的小费,”Peter若有所思的说。 
 
 “其次。”一只手放到Peter屁股上捏了捏。他艰难的遏住呻吟的欲望。“我们还被监控着。表现的像情侣一点。” 
 
 “在你闻起来像皇后区一个小墨西哥卷饼站的时候?不了谢谢,”他厉声说,试图把他推开。Wade站在原地,笼罩着他,双臂撑在他身体两侧,牢牢的按在墙上。 
 
 “亲爱的,你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他轻声说,距离他的双唇只有一英寸。Peter发现他难以呼吸,而这不是因为Wade完全入侵了他的私人空间。“你得配合。” 
 
 “如果我不想呢?” 
 
 “那你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就别想见到May婶了。” 
 
他感觉像是被一只由冰做成的拳头击中了内脏。“你敢,”他张嘴说,但是Wade摇了摇头。 
 
 “哥是不会碰给免费派吃的善良老太太一根汗毛的,笨蛋。”Wade放开了他,走到厨房拿了瓶Corona。“但是Coulson是不是一样就不知道了。” 
 
 “S.H.I.E.L.D.是好的,”他辩解。“而-而且Coulson是S.H.I.E.L.D.高层。” 
 
 “Petey,你不能相信S.H.I.E.L.D.里面任何一个人。”他摇了摇头。“我有一次接到一个单子去杀Samuel L. Jackson——” 
 
“谁?” 
 
 “你认得的。那个眼罩男。” 
 
Peter扬起一边眉毛。“你说的是Fury局长?” 
 
 “对,就是那家伙。总是看起来怒火中烧。”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Wade一挥手把那些分心的东西扫开,看起来有点恼火。“听着,哥的意思是,哥有一次接到一个大有赚头的单子,是一个低级一点的高层想杀了他的顶头上司。像是一个自大狂给自己的一个礼物。” 
 
 “也许他们用了一个假——” 
 
 “你以为哥那么容易被耍吗?”Wade哼了声。“小鬼,哥这辈子什么事没见过。让哥干完活又不给钱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哥会像只寻血犬一样把这些贱人都揪出来。” 
 
 “可能是Hydra干的?” 
 
 “没错。所以,作为一个英俊潇洒吻技非凡的专家,哥建议你低调点。” 
 
“所以我要对谁忠诚和信任还要听一个雇佣兵的建议,”Peter嗤了声。 
 
 “嘿!哥可没在任何东西上斜体印刷那些鬼东西,你知道的。”Wade义愤的怒吼。“来杯啤酒?” 
 
Peter能做的只有深深叹气,用掌根揉了揉眼睛。“给我来杯 Smirnoff Mule。”他需要摄取一些能够稍稍模糊一下他感官的东西,不然就要过载了。他一直都不喜欢啤酒,不过在他还是大一新生的时候在一个派对上喝过Smirnoff,尝起来有点像雪碧。伏特加流下喉咙,在舌头上留下无穷的后味。 
 
 “哦哦哦,伏特加。别告诉哥你能和黑寡妇相处好。” 
 
 “谁?” 
 
“别管这个。一个俄罗斯辣妞。不管从字面意思还是象征意义上都是。也许如果和美国没有关系的话就更好了,但是,这可是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最拿得出手的了,哥说的对吗?脑袋——哦操,小心!” 
 
感到一阵微弱的刺痛,Peter下意识的出手抓住了半空中的瓶子。他甚至都没有眨眼,仅仅咕哝了一声“谢谢”,然后喝了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它比普通的伏特加管用的多。这让他思路更加清晰。他张开嘴,液体带着火辣辣的感觉顺着喉咙流下。他捧着瓶子,仍靠在墙上,而Wade非同寻常的安静。 
 
最终,他打破了沉默(一个两分35秒的记录)。“你怎么做到的?” 
 
 “什么?”Peter抬头看他。“我做了什么?” 
 
 “那个!那个⋯⋯快的吓人的抓住东西?” 
 
 “Uhh⋯⋯”该死。他环顾了一圈房间,看到一个篮球。“我打篮球,”他小声说。 
 
 “尊敬的法官,我认为Parker先生说的是一派胡言,缺少证据。他那细胳膊细腿一看就不像打篮球的。” 
 
你不能这么做!” 
 
 “能并且一定会,babe。”他眨了眨眼,喝了一小口啤酒。“能并且一定会。” 
 
 “你真是个混蛋。” 
 
 “哥非常乐意操你,在你的——” 
 
 “停!”他大吼着打断了Wade的话。“我不玩这个游戏!” 
 
 “什么游戏?” 
 
 “这个!”他指了指他们,话脱口而出。“Wade,这——这不能糊弄任何人!”任何人,他想,指的是我。他一想到Wade吻他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掩护,制造一个假象胸口就一阵钝痛。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不。他很清楚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不愿承认。不。不是现在。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这太痛苦了。变得一文不值。被虚幻的愿望牵着走。如果Gwen还活着—— 
 
Gwen。Gwen,那个美丽,善良,富有魅力的女孩,Peter黑暗生命中的太阳。在某种意义上,她就是太阳。Peter逐渐习惯了她笑的时候露出的酒窝,学校课间和周末的相伴,她的金发。他会在星期六下午寻找她头发上扎的粉色发带,因为这标志着她会骑着自行车来访。 
 
Gwen是他的太阳,是他理所当然接受的恒力,而现在她不在了,他在黑暗中摸索前行,迷茫,而又不知所措。Gwen将他视为一个有正常情感的人,而不是玩物。Wade却不是。 
 
他脸色变得苍白。他为什么要把Wade和Gwen比? 
 
他喉咙发紧。天哪,他是怎么了? 
 
他试着稳住呼吸,接着抬头看向Wade的脸。 
 
他看起来⋯⋯面无表情。眼睛一眨不眨,难以捉摸。 
 
 “游戏。”他挠了挠后脑勺。如果Wade还有头发,Peter能够想象他们乱七八糟的翘起来的样子。“你觉得这是⋯⋯” 
 
 “除此之外还可能是什么?”他想要大笑。但是听起来却空洞,虚假。他不想笑。 
 
他需要一个朋友。 
 
May婶,愿上帝保佑她,只会在久久拥抱他,给他一杯安慰的茶之后提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建议。也许是一盘或者两盘小蛋糕。经典,但是不是他现在所想要的。 
 
Gwen在六尺之下。他的父母可能更甚,消逝在大海里。 
 
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一条救生索。“Harry,”他喃喃。他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我想要Harry。” 
 
Wade的脸立刻沉了下来。看起来像是体内蕴藏着风暴,即将要爆发。“那好吧,”他咬牙说,然后找出来一个行李袋,丢给了他。“收拾好你的东西。我会叫我的一个朋友来检查水管。” 
 
这就是Wade“我希望你滚出我的视线”的说法。Peter知道。他点点头,乖乖的把衣服,内衣,毛巾,洗漱用品丢进包里。他要离开这里。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除了Wade以外谁都行。也许他们两个分开一下会好点。 
 
Peter门都没关就走了。他没有尝试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也没有试图大吵大闹。但是不知如何他知道当他下楼时听到的破碎声是Wade的拳头击穿墙壁发出的。 
 
半个小时之后,Peter乘上了一辆出租车,盯着一张他和Gwen穿着学士服的卷了角的合照。出租车司机看他一定很奇怪,穿着大学运动衫和牛仔裤,背着一个行李包,眼里还含着泪。他一定看起来像被爱人狠狠的甩了。一定会引发S.H.I.E.L.D.的骚乱。 
 
当他下车的时候已经下起了雨,在车开走之前给了司机一大把现金。他失魂落魄的在雨里站了十分钟,盯着大楼呼叫机上“H. Osborn”几个整齐的字母,一定是Felicia写的,他想。 
 
最终,他按下了名字旁边的按钮。当他报上名字之后几乎立刻就有了回应。几分钟后,Harry本人——不是管家,不是用人,也不是Felicia——走了出来,穿着一件黑色的浴袍,举着一把伞。 
 
 “Parker你看起来像是有人——”Harry突然顿住了,戏谑的笑容消失了。“——死了。” 
 
Peter不能反驳。他知道Harry对他了如指掌,而且他自信自己对Harry也是,除了夜深人静时的治安工作。Harry能够理解,他不会有任何疑问。 
 
他让他进门,Peter萎靡的,缓缓的回应。门在他身后关上。 
 
Wade盯着墙上那个拳头大的洞。他在他们的客厅里的混凝土柱上也打了一下,但结果可不太令人满意。他的指关节鲜血淋漓,但它丝毫不动。操他妈的混蛋工业。 
 
他集中精力于呼吸。用鼻子吸气,用嘴呼出。 
 
呼,多么奇怪的癖好。和尚总是这么做。如果悬空的部分是真的的话,他已经把枪套挂了好久了。 
 
⋯⋯也许他已经挂了一两个小时了。 
 
最多。 
 
[Peter不喜欢你这样,你知道的。] 
 
 “操他的,”他在心里朝黄框怒吼。“认真的,你站他那边?我自己的脑子背叛了自己?你知道当一个人和自己斗争的时候他就要完蛋了。” 
 
{严格上来说,我们不是你。} 
 
[我们只是在你身体里。影射另一面,因为另一面实在是太糟糕了。] 
 
 “小白你认真的?你从没和小黄站一边过。” 
 
[对啊,小白,你从没和我站一边过。你是谁?你是啥?你不是小白。你是,像是,很浅,很浅的灰色吗?] 
 
{够了。别再提乐高电影了。} 
 
 “除了Batman!” 
 
{说实话,唯一和你有点关系只有Green Lantern了。} 
 
[嘿,你和那个电影是同一个演员演的!] 
 
 “别提醒我,”Wade大声呻吟,Ryan Reynolds穿着一件动画风格制服的画面出现在他脑中。“太尴尬了。” 
 
白框和黄框开始就Ryan会在Deadpool电影中如何惊艳而争吵起来。Wade,像往常一样,关上了他的‘精神耳朵’不去理他们。集中精力于他手机扬声器传出的铃声。 
 
 “你好?”打招呼的声音单调的令他咬牙切齿。真是个菜鸟,通过用变声器提高声音来隐藏身份。“Deadpool先生,今天有什么事吗?我希望你重新考虑了我的提议?” 
 
没问题。Wade必须跟上他的节奏。“是的。” 
 
“很好。所以?” 
 
 “我同意。” 
 
[你什么?] 
 
{Wilson,我知道你疯了。} 
 
[Petey不会喜欢你这么做的!] 
 
 “管他去死,”他低吼。 
 
[那Spidey呢?] 
 
 “他死了。” 
 
{准确的说,他只是在一种无线假期模式。} 
 
[他每一天都有可能回来!] 
 
 “他会回到我身边的,”他轻声呢喃。不再开玩笑。他没有一个值得为他变好的人,没有人相信他。 
 
 “我很抱歉,Deadpool先生。我不能只靠一个口头凭证,”电话那头的声音继续说。 
 
 “把合同发来,我不在乎。你有我的电话肯定也有我的邮箱地址。发过来。” 
 
 “非常好。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对吗?” 
 
 “对。” 
 
 “你真的愿意怎么做吗?杀死一个亲密的朋友?” 
 
白框和黄框在捣乱,试图阻止他说出他想说的话。他明白,他非常明白他将要说出的话是错的。他的一些部分不想这么做,而白框和黄框也知道。 
 
但是他没有理由的离开了他。他被甩过,但是从来没被抛弃过,悬而未决,就像这样。去他妈的Peter和他的娃娃脸,胖乎乎的脸颊还有挺翘的屁股。去他妈的寄托于Wade身上的希望,希望他成一个好人。他努力保护男孩,但是他所做的全部只是不断伤害他。像是Wade对他的喜爱只是一文不值的垃圾。 
 
根本上来说他确实是的。这就是每个人都离开他,打他,孤立他的原因,而且,还要在伤害后加上羞辱,生活还一而再的对他不公:给了他癌症和让他变成这样的项目。 
 
突然,他的脑海清晰了。白框和黄框只是脑海里嘈杂的背景音,伴随着一成不变的静止。词语不断的从嘴里吐出。 
 
 “Spider-Man不是我的朋友 ”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