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Spideypool】Home 11

Home by iamanidhwal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感谢校对 @江隐石 


Chapter11:Thoughts

Summary:Peter承认他对于Wade的感觉。 不,他很确定这到目前为止还不是痴迷或者爱,但是他知道这是某种完全超出了“友情”和柏拉图式友情的范畴的东西

他不知道那种更差——Wade尽了最大努力不看他的事实,或者他同意了May婶让他和他们一起度过一个周末。

Peter不能真的像个无礼的主人一样在这么一个不适当的时间把Wade赶出房子。也不能违抗May婶的决定(“你在这里过周末的话可怜的Winston先生会在你们合租的公寓里很孤单的”)。然而,他知道May婶察觉到了他们俩关系的紧张。在他们看到对方的时候这种紧张几乎在空气中成为实体。他只是不知道May婶是不是将这误解为了他们需要自己解决的问题,或者作为一个借口来将他们两个都放在可以受控制的环境中。

Peter一直怀疑是后者。在May婶几乎强烈要求(用一种令人恶心的甜美的声音,当然,这种声音让孩子想要坐在壁炉边听故事)男人和他们留在一起,即使对于她和Peter都是常识的是Wade唯一能睡的房间就是Peter的旧房间,而Peter要在那儿过夜。那张床的大小足够两个人睡;虽然会有点挤,但是以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情况来看,要他们同意睡在一张床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他不想成为那个打破和Wade睡在一起的安排的那个人,他仍然不确定在几天前爆发之后再如何接近这个人。向May婶表现出他们两个之间一切正常,和Wade相处没有什么不安的(最终,这被证明无效),他自愿提出了洗盘子,通过转过身背朝着Wade无视了他说的“让我来吧”。也许他对他们已经满目全非了的友谊之桥有增加了更多的伤害(“友谊”),但是他今晚没心情。May婶领着Wade去了客厅,大个儿的男人只是低下了头,拖着他沉重的包横穿过铺着地毯的地面。

当他将所有的盘子都放进了干燥机的时候,Wade一声义愤的大叫声传来。May婶肯定已经告诉他了。

似乎接到了信号一样,他走出了厨房,在毛巾上擦干了手,这时Wade正语速极快的说着,“这会侵犯到他的隐私的,我不想这样。拜托了,让我睡沙发吧,沙发已经很舒——”

“不可能,”May婶打断了他。“这可不是正确的待客之道。”

“我可以睡沙发,如果这位客人和我在一起感觉不舒服的话,”Peter毫不在意的提出,更像是对着May婶说话。但回答的人却是Wade。

“Petey,你知道哥不是那个意思,”他说,沙哑的声音里带有柔和的请求的意味。

Peter完全的无视了他。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他们都得靠他们自己解决。他们不需要May婶作为辅导员。

几次心跳过后他记起他还没有回答,而他们都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他退让了,拿着Wade的包将它们拖上了楼。Wade朝他喊着,跟着他上了楼,试图劝说他。

“Peter,该死,听我说,”Wade要求道,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现在还不行。在他们之间清楚了之前还不行。他可以明天早上再向May婶为今晚的无理道歉。给她做些香蕉煎饼。他想,他打开了卧室门,太过全神贯注于他的沉思中以致没有打开灯。对,那会起作用——

一双有力的手将他按在了墙上,将他思维的列车拉进了‘他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我的蜘蛛感应没看到他过来了’轨道。他抬头看向Wade,布满伤疤的脸大多都隐藏在兜帽投下的阴影中,然后怒吼。“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就在他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Wade该死的笑了起来,而且不是一种野性的,侵略性的笑容,而是一副怀念的样子。“嘿Pete。”

“放开!”

“你终于愿意和我说话了。”

“Wade,看在他妈的份上,我要踢你的蛋——”

“真的?”

这让他闭上了嘴,Wade靠近了,太过靠近了。他的脸距离他的只有一英尺远,闻起来像是墨西哥菜的灼热呼吸让他的脖子发痒。Peter听到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哼哼着,好像很满意。

“你刚刚在闻我吗?”他最终问,眼睛猛地张开了。

“最近汉尼拔看多了?”对方笑着,但是没等他回答就问了另一个问题。“对,所以呢?”

Peter难为情的扭动着,Wade最终作出了他明智的决定放宽了他的桎梏。只是一点。但是Peter并没有理所当然接受的方式。用上了一点点他的超级力量推了一把把他推开了,走向他的床,坐在那里,火冒三丈。

“我简直不能相信你做了这种事。”

“我也想你了。”

Peter恨透了Wade这样用最简单的几个词语就让他感觉舌头打了结。当感到脸颊泛起热度时他暗自咒骂着自己,但是感谢上天随即他就想起了房里很黑。“是吗。”

Wade的肢体语言看起来充满了混杂着一丝痛苦的困惑。“你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是。”

“你跟踪的怎么样了?”他几乎是愤愤的说出来,愤恨他离这个想拿他的尸体换一车卷饼的人只有几英寸的事实。

值得赞扬的是,雇佣兵不知道对过去的几天里他言语中的恶毒作何感想。他坐在了Peter的旧电脑椅上,城市的自然光从窗户流淌进来,照亮他布满伤疤的面孔。但如何看起来沉思的拧着脸。但是他还是回答了,带着很明显的失望。“什么也没有。”

Peter几乎要引吭高歌了。然而,他哼哼着,站了起来。“我去洗个澡。”

他可以感觉到Wade很希望打破他们之间的僵局。诚然,Peter在对方的声音变得忧郁的时候感到痛苦,他曾经以为这永远不会发生。“我能加入吗?”

这是一个停战的请求;如果他能给出肯定的回答,Wade和Peter之间一切都会回归正常。如果不,他不知道Wade会做出什么。该死,要知道他是个雇佣兵,他预计不到他会做什么。他也承认这整个误会大部分都是他的错误,而Wade才是那个即使自己是受害者却还想着主动弥补这些错误的足够成熟的人。这让他的胃因内疚而紧缩。他也需要修补错误。或者至少,开始尝试。

“不,不行,”Peter说,熟练的转过脸不看他。但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补充道:“但是我们之后能谈一谈。”他没有等他回答便离开了房间。

温热的水淋到皮肤上,Peter闭上了眼睛,试图沉浸在水流带来清凉与温暖的奇异混合。他知道他在拖延时间,站在淋浴下,让水滴从头发滴落到身上。他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看到一处最近一次战斗时的来的青肿开始彻底淡化了,深紫的颜色变成了有点恶心的黄色,甚至在一些小事故和重摔时造成的伤口也差不多愈合了,只留下了发痒的皮肤。他就那么站在原地不动,把Spider-Man的职责放到一边。这是在太危险了 

并且太令人心碎了,一个烦人的声音在他脑内回响。他几乎拍上他的耳朵,睁大了眼睛。这当然不是他的想法。

但是即使他这么说,一旦想象着低头看到一截枪筒,或者感觉他的武士刀刺入他的身体,知道他就是凶手,他会死在他手上……都让他感到悲伤。

Wade。他不知道从何或如何开始描述他对这个男人的感觉。尽管他看起来内在对他没有敌意,不,不见得。而他很确定他的感觉是绝对的友好。

……不是吗?

突然他们在沙发上带着干涸的血液依偎在一起的图像闪入了他的脑海。他仍然不知道Wade是不是真的吻了他的头顶,或者只是他意识模糊时的某种幻觉。他拿手掌根紧压着双眼,让色彩在他的眼皮下绽放。

如果是真的……他吻了他的头顶。然后呢?他感到脸热了起来,他大叫一声,彻底停下了他的想象。他关上了淋浴,靠着墙,毫无疑问他的脸红了。

也许他有一点,就那么一点点,`n乘以十的负四次方’喜欢这个男人。这就能解释为什么知道Wade没有同样的感觉会那么伤心了。即使他有,那也可能在他发现Peter Parker和Spider-Man是一个人的时候改变。更正一下,如果他发现。

Peter坚定了不告诉Wade他的身份。也许等搜寻的风头过了,或者因为Spider-Man不再坚守岗位导致雇佣无效了。对,那样可能最好。

他走出了淋浴,擦干他的头发,穿上运动裤和T恤。把时间花在刷牙,用牙线剔牙,在镜子前做鬼脸上。等到他需要和Wade谈谈的时候。当May婶最终来隔着门要他去睡觉,他让步了,在他上楼的时候吻了她的脸颊

他看到Wade在他床边的地板上支起了他的睡袋。他已经换上了宽松的内裤(那条内裤,很奇怪,有某种图案,Peter在黑暗中看不清)和一件合身的黑衬衫,这让Peter想要逃跑。Wade抬头看向他,小心翼翼的笑着,他恨不下心来继续将他推开。无论如何,至少不是下半夜。

“别傻了,你能睡在床上,”他说,表现的漠不关心,刻意没有看他。

这似乎震撼到了他。“不用,这样就行,哥的意思是,哥睡过更难受的地方。真的,地板就是天堂了。”

“你愿意睡地板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睡床?”他咕哝着,假装很受伤。

Wade立刻改口。“你在邀请哥和你一起睡觉吗?”

“纯睡觉。”

“成交!哈哈,好!”

“那就把你的屁股挪过来。哪儿都别碰。”

“这糟蹋了分享一张床的目的,你懂的。”

“那滚蛋?

Wade真诚的摇了摇头,溜上床到Peter旁边。他躺了下来,向上看着天花板。他不知道从哪儿开始。他可以感觉到Wade的身体,紧绷并且僵硬。他叹了口气,问了他脑海中第一个出现的问题。“你去哪儿了?”

Wade在回答前顿了一会儿。“任何地方。哥问过了很多人,他的很多在监狱里的老朋友,你知道的。来帮哥找出他的蜘蛛洞,但是我什么都没找出来。”

“你真的会杀了他吗?”

“上帝啊,Peter,哥说过不会。”他笑着,戳了戳他的脸。“为什么你的内裤都围绕着他?莫非你喜欢他?”

他笑了起来。“不,我很确定我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

这是个毫无恶意的问题,但它包含着某人对一个特别的回答秘密期待的脆弱。Peter只是将背转向了他,蜷成了一团。他转移了话题。

“Wade?”

“怎么了,Peteypie?”

“我原谅你了。”还有我很抱歉,他想加上这句话,但是他的嘴却不能说出来。

“哥确实不知道哥做错了什么,但是谢谢。”他能感觉到,他声音中的感激。“所以我们没事了?”

“没事了。”他自己笑了起来。“我们没事了。晚安,Wade。记住,不要接触。”

“我保证。”他笑起来,在他那块儿有些动静,可能是在床上找到一个更舒服些的姿势。Peter在他终于开口的时候已经睡着了,“晚安。”

当Peter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了两件事。

一个是,他感觉到一个非常温暖,非常结实,非常敞开的东西,Peter不由自主的向它靠过去。

而第二个,在他的腰上有一个非常重的重量,而且他的双腿和别人的纠缠在一起。

在最开始的几分钟,Peter似乎并不在意。愉快,尽管,是为了这温暖,结实的东西带来的那温暖,那舒适,淹没一切感官的安全感。靠近温暖似乎是最本能的行为,而且他也这么做了,将脑袋埋进一个他发现的最舒服的角落,吸入的气味让他哼哼起来。他睁开了一只眼睛,然后是第二只。他的视线仍然模糊不清,但是他眨了眨眼后一切都清晰了。

他的大脑缓慢的接受着事物。他嗅过的黑t恤,在皮肤上延伸的伤疤。他能感受到缓慢,有节奏的心跳在他攥在那件黑衣服、似乎害怕放开的指尖下均匀的鼓动。甚至是让他前额和头发发痒的呼吸。

对方穿着的那条内裤,带着绝不会认错的两个卡通脑袋和心形图案。

“早啊,”那个温暖,结实的东西拖着声音说,Peter抬起了头。Wade仍闭着眼睛,但是由他嘴唇上翘的弧度来看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他是以什么姿势醒来了。

“早上好,”Peter说,有点冷冰冰的。“说好的没有接触呢?”

“Baby-boy,你才是那个大半夜摸过来闻我的人,”他调笑着,在笑的时候胸腔内低沉的轰隆声驱散了早晨的昏沉。

气氛很尴尬,他挣开了这个(确实很舒服的)限制,让Wade很失望,如果他的哀嚎是基于他现在的心情的话。

“这就是你迎接你战后归来的丈夫的态度吗?”

“你不是我丈夫,而且你也没上过战场。”

“哥好受伤!居然对你的主人说这么残忍的话!”

“Wade,看在上帝的份上——”

“想再叫哥一次`主人’?”

“早餐没你的份了。”

Wade停了一下,然后让步了。“早餐吃啥?”

“煎饼。”

听到这个简短的单词,Wade冲下了楼梯,大喊着他需要使用冰箱里剩余材料的权力。Peter暗自笑了下,跟着他,坐到厨房的柜台上看着Wade热情的做着他的签名早餐。这种感觉很平常,和他在Wade在一起时那种居家的温暖,甚至在发生了哪些事后,在他的体内毫无预警的扎根。

他摇了摇头,抬起头来看着Wade忧虑的脸。“抱歉,我走神了。”

“哥刚才在问你你May婶比较喜欢巧克力酱,草莓还是槭树。哥个人推荐槭树,当然,但是哥要让你婶婶开心作为让哥留下来的谢礼。”

Peter不得不为此微笑。能让Wade试图留下好影响的人可没有多少,比他感觉亏欠的人要少得多。May婶和这个男人相处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占了两样可是种非凡的功绩。“槭树。”

“明智的选择,Parker先生,”他模仿着英国口音回答,过了一会,他几乎把整瓶槭树酱都倒在了三盘叠的老高的煎饼上。

电话铃响的时候Wade正在把超高的一叉从他自己拿一叠里拿起来。当男人拍了拍他的屁股,确定那个小装置在唯一的口袋里的时候,Peter撅起了嘴。“抱歉,babe,接个电话,”他边走边说,走进了客厅免受干扰。

“才不是你的babe!”Peter在他背后叫道,暗自笑了。他没有注意到Wade终于接起电话时僵住了。他确实,听到了从他嘴里说出的第一句话。

“Coulson,你有十秒钟的时间叫你的人离开Parker家,否则,我发誓,我们的合同无效。”



下一章



译者的话:祝大家儿童节快乐以及荷兰弟生日快乐XD

评论(11)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