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Spideypool】Home 10

 原文地址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Chapter10: Visits


    Peter一定是产生了幻觉。一定是的。因为他的秘书Felicia日以继夜在他身边晃的,资本好几百万的童年最好的朋友绝对没有可能现在在公墓里闲逛。在黑夜里,不带一个保镖之类的人。

他穿的很简朴,当然,相较于经常在奥氏公司里每天早上到处播放的关于不同的产品和公司的升级的视频里看到的着装而言。Harry穿着一件及膝的黑色长外套,里面是一套西装和领带。Peter注意到他的呼吸比平常要破碎一些。他是从公司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跑过来的吗?

几秒钟之后,金发的人笑了起来。这不像他看到Harry作为绿魔时因蜘蛛毒液而欣喜若狂的露齿而笑。不是在照相机前通常的礼貌的微笑,都不是——这像是在淤泥飞溅到他的太阳镜上之后Peter得到的第一个微笑。一个真正的Harry的微笑,而不是那个冷冰冰的Osborn。“还留着一字眉,Parker?”

听到这个,好像所有的紧张和不适的火花都融化了。Peter紧张的无声笑着走上前去,确保用夹克的袖子藏好了他的蛛丝发射器。“我很高兴注意到了。无可挑剔的穿衣风格,不得不说,Osborn先生。”

“别这么说,都是Felicia弄的,”Harry摆了摆手,将这个称赞一带而过。“她为了新闻报道把我打扮了下。”

“这让你感觉怎么样?”

“Well,这挺省事的。现在我只用坐在那里就够了。”

Peter控制不住的为这句话真心的笑了起来,然后抛开了Harry以前所有乱七八糟的事跑过去拥抱了他,因为他妈的没错,这是幼年时的朋友Harry,而不是工作时的老板Osborn先生,更不是疯狂的绿魔。他感觉到纤细的手臂环抱住他,在他背上以原来拥抱时熟悉的方式拍了拍。在拍了之后打破这个状态,Peter应该将Harry的头发揉得像一个鸡窝一样,并且他也毫不犹豫的这么做了。

“Peter。”Harry现在嘴咧的更开了,眼睛瞪大上下打量着他好像好久以来第一次好好看一看。“那么过了这么多年来很高兴见到你。过的怎么样?”

他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小心的移开了目光。“哦,你知道的。还不错。”

“还不错?”他能听到Harry语气里的恼怒。“这就是你消失了五年之后对你最好的朋友关于你自己的描述?”

“我没有消失,”他辩解道,抱起了双臂。“我……我需要时间思考。”

“思考?思考什么?”

他咬住了口腔的内侧,努力克制着恼怒。他真的准备为Gwen的死故作无辜吗?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他的精神处于一个怎样的状况,是他将Gwen从钟塔顶上扔出去的。尽管他的精神状况不正常,在和他谈论这件事的时候Peter有些过于警惕和不适也情有可原。Harry Osborn不傻,他可以很容易的明白这个情况,所以这可是他的一个新特点。

Peter将它储存在了他脑海中“粗鲁”的那一栏。

他回头看向Gwen的墓碑,然后摇了摇头。“不是在这。”

Harry看起来没有信服,透过他的肩膀仔细的看他在看什么。他的表情立即变的沉重。“哦,是今天吗?”

没有说一个字,Peter迅速点了点头。他将手伸入他连帽衫的口袋里,尴尬的来回倒换双脚。Harry首先移动了,走向Gwen。他触碰了一会那块石碑,然后跪了下来留了点东西才向Peter走回来。他看了一眼,看到那是一支白玫瑰。

“我知道经历这一切一定有多难,”Harry喃喃着,立起了他外套的领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牧师了。“Gwen是那么开朗和无辜,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混蛋闯了一个红灯。”

Peter感觉到寒意猛然渗透进每一个神经细胞。他盯着Harry就好像在看疯子一样。一个清楚的“怎么了?我说了什么不对的话吗?”的表情表现在Harry脸上的每一处。

“你说‘因为那个混蛋闯了一个红灯’是什么意思?”

Peter在到他同意和Harry一起去的咖啡厅前一路都板着脸,去听他的解释。在他看来,Harry貌似明白了情况(就和平常一样)而且,感觉到了Peter正在找一个机会朝着他的下巴上揍一拳,朝向他无言的走了三步。Peter对此很感谢,但是这对他体内升起的愤怒的怪物起不到任何安慰,因为Harry居然敢以肇事逃逸来粉饰Gwen的死。

他们最终进入的咖啡厅很小并且很僻静,就像在街道上的一个小港湾。到处悬挂着橙色的灯,座位很舒适并且富有弹性。Harry选了这里,不会有太多喧闹。 在Peter双臂交叉坐下来时Harry悄悄去柜台前给他们两个点了咖啡。

“解释,”Peter在Harry甚至还没坐下来的时候就命令道。对方只是皱起了眉毛,递给他一杯咖啡。

“听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生气,”他说,看到Peter明显皱起了眉毛的时候举起了手。“但是在她发生意外之后,我自己也发生了一点意外。他们说我过量服用了治疗Osborn的诅咒的药物,伤到了我的大脑,所以我的记忆有很大一片空白。那些医生,他们告诉我忘记了一些意外事故,或者别的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为了阻止争议,我去了这个叫做Ravencroft的康复中心。是奥氏公司旗下的产业,所以我在哪儿有个很好的房间,将那些药物从我身体中排出去。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感觉不到任何欲望,但是我看到了一些……幻想。

“我看到了……看到了Spiderman的幻象,和一些……很可怕的东西。”他明显的打了个寒战。Peter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所以他继续听着。“而且我持续听到了一些声音。我的意思是,Hamiltin医生——他是我在Ravencroft的精神医生——他告诉我这是康复的时候的正常现象。”

Harry停下来喝着他的咖啡。Peter可以看到他的双手颤抖着,而且他看起来很苍白。他很好奇那是怎么样的场面,甚至在他清醒之后绿魔的后遗症还环绕着他。那个让他记起了……“所以你治好了?”他问,非常震惊。

Harry放下了他的杯子,无力的微笑着“对,我治好了,”他说,松了口气让他的声音少了点颤抖。“最好的Osborn治疗,治好了家族遗传病。说实话,我也不敢相信。爸爸他……为此奋斗了很长一段时间,用了世界上能够拿出来的的最好的机器(好吧,和Stark家的比第二),他没能活着看到它回归。这就这么突然的发生在了我身上。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且Ravencroft的医生们也不知道。他们只是一直检查我的身体,就像我在缓解期什么的。我很高兴这都已经过去了。”

有一瞬间,Peter忘记了呼吸。Harry,对于发生了什么的记忆缺失了,包括他的双重身份和绿魔都惨败。Harry,他的疾病被治愈了。Harry,不到30岁就沉默着因压力而扮演着一个傀儡,领导一个世界知名的公司。Harry Osborn,成为了一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问题,没有了任何与超能力世界的联系。Peter立刻感受到了喜悦在胸腔中蔓延,但是总有一侧嫉妒的情绪,他学会了期待每一次作为人类状态的狂欢——这一件他不得不避开作为纽约保护者之一的事情。他最终裂开了一个微笑,还有,淡淡的声音,说,“很好,Harry。”

三个单词,然后Harry重重的倒进了椅子里,发出了一声Peter一生里听过的最大的,最真实的解脱的叹息。“所以你再不生我的气了?”

说真的,Peter不能让他自己恨他。他确实曾犯过错误。而且,他想,Gwen不会想让我疏远他的,即使是为了她的死。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宽慰的对着Harry微笑着。“不会。”

和Harry的会面花了近四个小时。并且在Harry给了五百美元逐字说‘买他们一点时间’回复了上夜班的咖啡厅服务生对于关门时间的抱怨之后,她给了他们几个嫌恶的眼神,咒骂着跟着他们出了门。Peter在他们跑过公园笑着喘着气的时候岔了气。如果有流浪狗因为他们惊扰了纽约夜晚的宁静追着他们跑来跑去他也毫不惊讶。

Harry已经道过了别,但是他保证会再见,还给了他一个私人号码让他‘就和老时间一样’。Peter在回家的路上脚步轻盈。过去的时光回到了他的身边,而且看起来一切都安定下来几乎完满,这段时间里Peter将其他的问题都推到了脑后。

说实话,他对于这一整件事都有所怀疑,因为他只是小小的Parker,他的遗传基因没有持久的好运。他有强忍住不去庆祝,只要等待着心中一块石头落下来才能安心。但是他就是不能。从他生命中发生的所有事情来看——他的父母,Ben叔,绿魔,Gwen——他难道不应该被给予一小片冷静和安宁的空间吗?见鬼,在一切他为了这座城市所做的之后,一个下午的正常人生活不会影响任何人,不是吗?

关于这些辩解的思考仍然穿过他的脑海,甚至当他磕磕绊绊的进了厨房的灯还开着,对于只有一个人住的家里有点过于吵闹了的家时还在想着。当他听到有明显不是May婶的人在厨房里大笑时突然止步。

“Peter,是你吗?快来厨房,你有个客人!”May婶喊着,而那个笑声突然停止了。Peter抑制住内心的惊慌,穿过了客厅走向厨房。

在他和Wade住在一起的几个月里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坐在他们的餐桌上吃着一盘肉馅卷饼。尽管他还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是他知道那就是Wade——那个弓起的身躯太熟悉了还有他穿着的红黑色的连帽衫和工装裤。

May婶正絮絮叨叨的说着Wade的来访是多么的出乎意料。Peter,诚然,当Wade转身的那一刻便无视了她。他没有在看他,认为瓷砖地板比Peter要有趣的多。他注意到了他脸上新增的伤口。唯一说出的只有一个轻声的,冷淡的“嘿”,说话的时候仍然没有直视他的眼睛。Peter皱起了眉毛,讨厌那个冷冰冰的简短的音节。

内疚。因为他此时心弦的拨动感到了强烈的内疚。Peter很乐意以他的一个蛛丝发射器打赌这个难以相处的,冷冰冰的Wade是因为他在离开之前留下的话变成的。Peter只是因为回想起以前的冲突他的自我厌恶又开始了。

好吧,他想,这就是另一块石头了。


评论(12)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