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一个文盲 不逆
微博id:Lwnixndk-莱温
暴雪id:莱温#51746

【授权翻译】【Spideypool】Home 09

Home by iamanidhwal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Chapter 9: Blast from the Past

Summary:Peter按下了错误的按钮,过去给了他两记重拳以报复。


        三天之后,纽约自己不安的好奇游荡的义警突然消失去了哪儿。而号角日报,这些受Jameson青睐和不幸在他们老板不在的时候留下来加班的人,开始掏出了他们的大炮和阴谋论对准了Spider-Man。


        Peter对此毫不惊讶。一点也不。实际上,当他们在第三天的项目没有显示上只放上了些花边新闻时他甚至都被激怒了。


        Peter惊讶于他不能少担心一点。


        头一次,他为自己考虑了,这让他在第一天里无时无刻都在让他感到难堪。纽约需要他。他们是他的人。这是他的城市。而现在他抛弃了他们,因为可怜的小蜘蛛被他脑袋里很有发展前景的奖金的低语威胁了。Peter感到羞愧上升成为了涌到了喉咙里的胆汁,威胁着让他难受但是没到真的需要呕吐的地步,因为Peter面对过比这更糟的。他面对过羞辱,直面过死亡的威胁,甚至作为Spider-Man的时候有过濒死的经历。而现在,只是一丁点的危险而他逃走了。


        但是在第二天,延长到第三天,他发现自己在思考。他为什么不应该保护他自己呢?他是一个英雄,毫无疑问,但是他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复仇者们从来没有将他视为能够真正保卫城市的英雄,更像是个业余人士,一个想要成为英雄但太年轻了,经常注定要妨碍到每一个人。号角日报给了Spider-Man一个坏名声,而大多数还没有见识过Spider-Man近距离教训过罪犯的市民仍相信报纸上说的那些胡扯。不管从哪个方面,总的来说,纽约不想要,或者不需要Spider-Man。Peter对于神盾确实雇佣Wade来保护他的想法嗤之以鼻,因为他不是神盾局的一个盟友,他也不认为这个是复仇者们支柱的秘密组织会想让他万分的安全。


        神盾局对于Wade提出了想法的想法窜进了他的脑海。来想想这个,Wade已经为此焦虑了好几天了。他被绊在这个房间里,情绪不佳,他甚至有一次早餐的时候斥责过Peter,尽管他只说了一句‘早上好’。当然,Wade之后慷慨的道过了歉,但是Peter心里很清楚,而且藏起了所有Wade容易拿到的枪。让Wade再重复一次流血,死亡,颅骨破碎的在沙发上毫无意义。仅仅想一想都会让Peter背后一阵战栗。


        “说真的那边可爱的屁股,”一个声音说到,Peter从他的生物课本上抬起头来,看到Wade穿着他的制服。他又一次穿上了那件风衣,但是现在他带着一个背包和一个行李漫不经心的挂在肩膀上。


        “什么?”


        “哥要走了。任务。”


        Peter的内脏难受的绞紧了。任务。这意味着杀人。杀掉一个目标。就像Spider-Man。


        他摇了摇头。他不能分心。“你什么时候回来?”


        “两三天。最多一个星期。”他揉乱了Peter的头发,但他只是怒视着,因为他的眼镜从在鼻梁上最好的位置碰歪了。“到时候见。哥会给你个惊喜的。”


        “等等。”Peter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肯定不是抓住Wade的手腕让他别走。雇佣兵停下了,顺从的,期待的。他扮了个鬼脸。“你要去杀谁?”


        “不杀谁。”Wade摇了摇头。“如果你能相信……算了,哥在做侦查工作。”


        “侦查谁?”


        “Spider-Man。”


        所有的常识都飞去了梦幻之都,Peter张开了嘴。“不要。”


        “什么?”


        “求你……不要。”他不能直视他的目光,尽管是透过那张熟悉的红黑面罩。知道Wade从神盾局哪儿拿了更多的钱而仍然侦查Spider-Man让他感到分外受伤。此时此刻,Peter不止不得不永远挂上面具和制服,而且他也永远不能告诉Wade他是谁。这让他的胸口收紧,疼痛到了不能承受的级别,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在意Wade是否知道?当他再一次抬头看着雇佣兵的时候,这个问题释然了。“不要杀他。”


        “你听说了……?”


        他一定看起来极度的受惊,因为Wade气呼呼的发出小声的笑着试图表现的自负一点但是失败了,彻底的。他拍了拍Peter的肩膀,试图让他安心。“哥不会的。”


        Peter抬起了头,希望的火焰在他的胸口燃烧。“那为什么……?”


        “他不见了三天了。哥都开始担心了。”


        不同于希望的东西在Peter身体里抬头。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嘴有点干。“担心……?”


        “哥——哥的意思是哥当然会担心,他毕竟是哥朋友。”Wade移开了视线,这是他被抓到在撒谎的时候的一个习惯。Peter之前每次问谁吃了他的饼干的时候他每次都是这样,当Wade在对最微小的一些事撒谎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这意味着Spider-Man完全不是他的朋友吗?他认为他和Spider-Man的联系完全不重要吗?等等,他在想些什么联系?“哥不能让他就这么离开了。”


        “对……对,yeah。”他清了清嗓子,放开了他。“你知道我会在哪儿。”


        Wade畏缩了一下。“Peter,不是这样的——”


        等等,什么?“不是怎么样?”他紧张起来,现在彻底糊涂了。


        “哥——哥不喜欢Spidey——”


        对此,Peter笑了起来。这不是他通常的笑声,也不是尴尬的时候的笑声。这是很空洞的笑声,接近嘲弄,讽刺。他将手握成了拳头,提醒自己开口承认Peter和Spider-Man是同一个人是件鲁莽的事,这可能会让他最终死在地板上,双眼之间嵌着一颗子弹。“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我们又不是在谈恋爱或者别的。老实说,像……我和你?在一起?”他哼了一声,试图掩饰住他根本一开始就不应该留下的踪迹。“真的?”


        这不是他的蜘蛛感应,这是他的内脏告诉他有什么东西不太对,是他所说出来的话,现在导致了房间的温度几乎降到15度。


        “……对。我走了。”说着,Wade走出了门。


        Peter在他走了足足五分钟后仍然盯着,然后猛地挥出了手,将图书馆的书扔出了房间。他挥出了一束蛛丝,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门,然后摘下了他的眼镜,揉捏着鼻梁。


        这将是一段很长的假期。

 

 


        他留了一张便签在餐桌上以防Wade回到家。上面写着:


        “Wade,


        我去我May婶家了,要待一段时间。星期一晚上考完试回来。——P.P.“


        这不代表他真的有很深的印像,他在回家的路上提醒着自己,这些房子混合着褪色的版本和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色彩鲜艳的墙壁。在看似知道他已经搬了家之后,May婶已经软磨硬泡了他几个星期回来看望一下。当问到怎么样的时候,May婶模糊的提到了又一男一女单独意外拜访过一次。尽管这个消息不会让Peter因为一对男女在他做Spidey工作之后流血的沙发上做而干呕(Peter决定他们不需要知道这个,乖乖的闭上了他的嘴巴)。


        这不是说Peter将她拒之门外,哦不——他想她,当然,但他一敲响他们老房子的门,他就已经开始头晕目眩了,感觉像是他至少回到了十年前。当然,那时他会和穿着最贵的衣服和一副太阳镜的Harry回家,那副太阳镜让Peter现在想藏起自己那副破旧的那对,但是Harry常常喜欢Parker的地方,至少他是这么说的。对此,Peter注意到Harry在他们家里表现的比在外面更加成熟,这是,不幸的是,更频繁的。当意识到他们再也不可能回到他们以前那样的关系时他感觉到有一点点伤心和怀念。Peter见过他作为绿魔时最难看的样子,尽管Harry奇迹般的摆脱了所有绿魔的责任,并且看起来好像忘记了这几个月的事(怎么做到的,没人真正知道原因),这是一件Peter无论何时看到Harry的脸时都不会忘记的事。还有Gwen,和她掉下去的时候的样子,当她撞在地面上,闭上了眼睛,永远不会再醒来。他一直保持着伤口开裂,这听起来很蠢,他知道,但是这给了他尽可能的救下每一个人的力量。尽管,这牺牲的是Peter和Harry的友谊,尽管Osborn的继承人感觉到他们两个之间的间隙越拉越大,最终对他敬而远之,他希望Harry能够理解,或者至少误解,他为什么这么做。比如职业原因。他们不能被看见作为老板和下属称兄道弟。


        “快进来!”May婶的声音将他从思绪里拉了出来,用腹部的力量用力将肺里的空气呼了出去。尽管已经年老,May婶仍然身体很好,这也是她仍然坚持作为一个护士不时上夜班来资助Peter大学学费的原因。他对此抗议了很久,但是当他看到May婶即使回到家时筋疲力尽但真的在照顾他人时感到快乐的时候,他放弃了争论,由她去了。


        “嘿,May婶,”他说,紧紧拥抱着她。他闻道了一阵香味,然后兴奋地振作了起来。“那是……?”


        “苹果派?”她补充道,笑了起来,拍了拍Peter的被。“进来吧,我马上把它拿出来给你吃一块。你一定累了。”


        “谢谢你,May婶,你是最好的。”她确实如此。这个观点只会在它成为现实时改变。他上了楼梯,将他的旅行包放在他旧卧室的床上。尽管他是轻装上阵,但是当他将包丢在床上的时候还是感觉有一点沉,或者也许这只是他。这里的一切他都熟悉,并且这里有一个他可以完全与之相处的人。对May婶隐瞒Spider-Man已经成为了他的第二本能,所以他不觉得这很难。


        他环顾着他的旧卧室,转变成了一个客房但是实际上仍然是Peter的,因为他是唯一一个经常来访睡在这个房子里的人。床还在他经常睡的地方,尽管床单从蓝色换成了简单的白色。他的墙对他来说看起来过于空旷了,因为他喜欢挂上数不清的乐队和科学家的照片。书架看起来收拾的很干净,Peter感到了一种极其想要用架子上都摆不下了的厚重的大部头堆满它的欲望。他知道May婶不会在他离开后真的清空所有Peter曾今住在过这里的表现(因为他步入他自己的公寓,这件事啃噬着他的良心)但是他很高兴回来,而且他很确定May婶也是。


        晚餐充满了兴奋的闲聊,多数时候是May婶在说,和Peter别扭的俏皮话。当然,他不是很愿意告诉她他和某人搬到了一起,和他严格的说仍然单身(等等……‘严格的说’?当然他还单身!),但是当话题转向奥氏公司的时候轻松多了,还有在号角日报的工作,和Jameson走了的事。


        “你是怎么在奥氏公司待下去的?”她问着,吃完了一块苹果派。


        “我做的很好,May婶,真的,”他回答道,努力的不要狼吞虎咽下他自己的那一份。该死,它好吃到一叉的量都不够吃。“Harry也做的很好,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和他说话,当然,他工作总是很忙,而且我只是个实习生,但是他看起来不错。他履行了作为Osborn的责任。”


        “那个可怜的孩子讨厌所有的家族事业。他完全不想做这些事,你知道的。”她叹了口气,扮了个鬼脸。


        他轻轻的笑起来。“对,well……从哪之后改变了很多。”


        餐桌上一片寂静,但是Peter赤裸裸的感受到了——他通过最近几天和Wade的相处,已经开始习惯了这些冷场——直到May婶清了清喉咙。“你最近去看过Gwen了吗?”


        听到她的名字感觉就像一道冰锥刺入了他的心脏,但是他抑制了退缩的欲望。“Gwen?”


        “Peter!”


        “我——我没有忘记她,当然,”他弥补着这个错误,尽管他真的没有做错任何事。“我只是……”


        “今天是从哪之后的第五年。”


        五年了。


        Peter甚至不知道他是如何在没有她的这么长的时间幸存下来。他很确定,如果她还活着,他可能会在之后不久向她求婚,或者一等她从牛津毕业。他也曾幻想过——穿着Peter Parker全身的制服荡去毕业典礼,在她一因无论何时都是最高成绩颁奖后将她捞走,可能会换成日常的服装然后带Gwen去伦敦之眼,然后在最高点的时候向她求婚。他知道她会答应。他知道,而且他知道她会怎么说,她的眼睛是如何亮起来,她的双手会如何捂住嘴阻止住她的尖叫。然而在一时间,这个幻像消失了,他所能见到的只有Gwen在哪该死的钟塔里破碎的躯体,他的网无用的向她射去。


        他轻声打了个招呼离开了桌子,说他准备去墓地然后买束玫瑰花。他知道这是个不称职的努力,作为补偿的玫瑰也不会像早晨的一样新鲜了,但他向自己承诺了(精神上,对Gwen)明天他会第一个去,给她买花店里最红的一束玫瑰作为补偿。他系上了一条纤细的,白色的缎带——不知何故他想像出了Gwen最终躺下长眠时穿的那一条裙子——然后慢慢的走向了通往墓地的那条街道。


        对于一些人,五年足以海枯石烂了。当他最终爬上了山顶,看到熟悉的墓碑,刻着她的名字和她逝世的时间。但是在他身上所发生过的一切里(这是指,成为Spider-Man和所有的事),她是他所遇到的最好的人。他只是希望她能活的更长一点,她从未这样永久性的缺席过,而现在还有更多年需要度过。


        “嘿,Gwen,“他开口了,抽着鼻子。他甚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现在他对着她的墓碑说话已经成为了传统。他曾风雨无阻的在这个同样的位置花了太多日子,只是盯着她刻在石头上的名字,知道他决定如果他再沉默一会,他就会疯掉。所以他开始说话了。但是现在,所有连贯的句子都飞出了脑外,只剩下一个沉重的负载。“Uhm……我很抱歉我差点忘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证……只是……”


        词语在他嘴里切断了,他抬起头看着一眨一眨的星星。它们让他记起了她的眼睛。他记得无论何时她的脸开心的皱成一团都会让他的心脏和呼吸发生有趣的变化,而她的笑容是他唯一能看见的。现在,这只是一个回忆了,而且是一个喜欢的回忆。但是这段记忆的影响没有从前那么强烈了。他感觉这很令人怀念。他想念她,但是他不再感觉好像没有她就活不下去了。他只是不能像从前那样生活了。这是不同的。


        一声小树枝折断的声音传来,Peter在扭头看是谁的时候几乎扭伤了他的脖子。他所有的感官都高度警觉了起来,当他意识到之前,他蹲了下来,将他夹克上的兜帽拉到了头上。即使他需要迅速的使用他的蛛丝,他也不得不隐藏他的身份。他希望今晚的黑暗能够帮助他。


        几乎让他两倍的惊讶的是一个他没有预料到今晚会听到的声音,也不是不久之后希望的。当那个人发出一声试探性的“你好?”的时候,所有关于Gwen和May婶的想法都飞出了总所周知的窗口。他的气管收缩起来,胸部收紧,难以呼吸。他惊讶的发出一个单词,因为那是在他极度震惊的大脑里唯一一个回荡的单词。


        “Harry?”


下一章


评论(8)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