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Spideypool】Home 08

Home by iamanidhwal

01        02        03        04        05        06        07


Chapter 8: Itsy Bitsy Spider...


       自那一晚之后,他们俩的关系明显的不同了。Peter模糊的记得第二天他们醒来后,他们的接触更加频繁了(但是没有超过两个住在一起的男子气概的男人适当的范围!哈!哈!)。他们每天早上日常Wade会揉乱Peter的头发,不管醒着还是睡着,而Peter会打在他的肩膀上。当他们回到家看黄金女郎的重播,他们会一起坐在沙发上。Wade会把一条腿搁在桌上,仅仅只穿着一条运动裤和一件汗衫(因为他已经相信Peter不介意他的伤疤了),Peter会侧躺着,脑袋搁在Wade肚子上,一起嚼着一碗又一碗的爆米花。


       作为Spider-Man的时候,他也会经常碰到雇佣兵。经过了好几个晚上的组队后他已经开始被他接受了。这让Wade极其开心。(“别告诉Peter,但是哥现在超想亲亲你。”“请别这样。”),然后好几个晚上延伸到了几个星期,尽管作为戴面罩的义警,Peter也和雇佣兵相处的十分自在了。对此,Wade在98%的时间里都做出了他最好的行为(剩下的2%的时间他和Peter会有可笑的争斗,包括在凌晨3点整个该死的城市因为Peter不知不觉的吃掉了最后一个玉米饼),而且,感谢Spider-Man的‘不杀’议程,让Wade不情愿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用肉搏战的技能。


       当离Peter的期末考试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不再做义警的工作而是在回家之前去图书馆和最近的星巴克。他有时也给Wade带点咖啡(他注意到Wade总是喝黑咖啡,而且几乎是滚烫的)。如果Wade出门了,他会抛开他所有的事出去巡逻几个小时。他期盼着另一场或者两场战斗,但是他强迫自己回家学习。也是为了展现给Wade,不,PeterParker没有过着双重生活,绝对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他是一个在纽约城里穿着紧身衣用蛛丝巡回的带着面具的义警。


       有时候,然而,Peter发现他自己想要向Wade坦白他的真实身份,他昨晚出去的时候就这么想过了。他只是等着一个完美的时机来插话说出这个小而重要的真相。他不知道Wade能不能接受。他希望他能很好的接受。


       让Peter松了口气而恼怒的是,Wade被别的东西分了心。


       “所以,Petey,”他说,一塑料袋墨西哥卷放在他在两张床之间的桌上。Peter弓着身子趴在Wade给他买的桌上,堆满了了关于生物和化学的书,Wade生动形象的描述它为,‘书呆子的鬼东西把汤不热科学的一面逼疯了’。Peter从他从图书馆里借来的有关亚马逊本地不同蜘蛛种类的厚重的大部头里抬起头来(当检查出来的时候Peter讽刺的哼了一声,让那个图书管理员懊恼)。


       Wade自己正趴在床上,读着看起来是三本漫画书。Peter皱了皱眉。他大扫除的时候他把这些藏在哪里了?还有为什么他没有分享过?一点都不厚道。


       “什么?”


       “你觉得哥屁股看起来很大吗?”


       Peter笑着摇了摇头,甚至都懒得看他。“你听起来像是个青春期的少女。你问这个做什么?”


       “为了知道你喜不喜欢大屁股。”


       “什么?!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喜欢大屁股,那你就不能撒谎了~”他开始唱了起来,Peter哼了一声随他去了。


       过了几分钟,他重新开始了一个话题。


       “你最喜欢什么颜色?”他认真的问道,抬起头看着他,面具卷到了鼻子上。无论何时Peter看到Wade的伤疤时都没有退缩过,尽管他也没有打听过它们的来历。他觉得他会慢慢告诉他的。


       Peter将鼻梁上的眼镜往上推了推,将手肘放在他正在看的那一页上,试图估计出问这个问题做什么。Wade只是转过头看着他,十分的认真,即使他正晃着腿卷动着不存在的头发。


       “为什么?”他最后问,没能控制住他开心的笑容。

“这样哥就能涂哥的指甲了,咄。”尽管带着面具,Wade也成功表现出了他正在翻白眼。‘Spidey可以从他那儿学到不少把戏,’他想着。“这是一个惊喜。”


       “Erm……”他紧张的搓了几下脖子。“红色。”


       “啊,所以你喜欢红色?”Wade傻笑着,从他的床上跳到了Peter床上,让他们俩都弹了起来(Peter自己也是)嘎吱嘎吱的抗议。这个大男人现在正坐在他身后的床边,盘着腿。


       “对,对,是的。”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他正在读的书,试图不要太被Wade喷洒在他后颈上的呼吸分心。“我——我要回去学习了——”


       “去他的学习,你看起来很累,baby-boy。”他感觉到,听到他轻笑着。“对话框们告诉哥你的肩膀和肌肉都很紧张。你锻炼过吗?哥从来没见过你锻炼。还有,哥看到你时不时的用一个滑板。你玩儿跑酷*吗?PeterParkour?嘿,这是个双关!”(*parkour)


       Peter忍不住笑了起来,整张脸都转了过去。“我只是有点累,Wade。”他眨了眨眼。“你要睡在我床上吗?那我就睡你床上了。”


       “哦哦哦,不行。”Wade噘着嘴,把Peter拉到床上。“你违反了规矩。‘Wade可以睡在任意一张床上但是Peter只能睡在他自己那张。’”


       “胡扯,没有这种规矩!”


       “哥定下了,大概五秒钟之前。第11条规矩。”


       “你骗人!”Peter尖叫着倒在更大个的男人的身上。他抬起头看着他,而Wade低着头看着他,然后他们俩一起笑了。Peter可以感觉到Wade笑的时候胸腔内深处的轰隆声。它感觉很温暖。


       “这样再待一会,好吗?”Wade咕哝着,开始抚摸起了他的头发。Peter取下了他的眼镜,叹息着闭上了眼睛。


       “好……”


       他哼着平静的曲调,Peter打了个哈欠,几乎睡着。“Wade,停下……”


       “为什么?”


       “我还要学习,你个混蛋。”他笑了起来,试图起来,但是Wade的手臂重重的环住他的腰。他甚至都不记得之前它们缠在他的身上。他现在真的和雇佣兵相处的很自在吗?“放开我!”


       “你有一瞬间真的很强,”Wade笑着。“White告诉哥是因为跑酷。Yellow说你是个芭蕾舞女演员。”


       “为什么我是个芭蕾舞女演员?!”


       Wade将头偏到一边,然后耸了耸肩。“他说你穿芭蕾舞短裙看起来很好看。更别提你真的在一些我们的AU里是男芭蕾舞演员,哥是个拉风的hip-hop舞者,然后我们做超甜美的爱——”


       “好了,够了。”Peter受够了。他用了一点他的超级力量来回到他书桌前的椅子,不管Wade的坚持和哀嚎和想抓住他的手。“我在我学习完之前都不会回头的,Wade。”


       沉默降临在他们之间,但是Peter即使想也集中不了精力。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在他的身体中刺痛。在半个小时在位置上坐立不安后,他最终掉过头去。“Wade,如果你的眼睛又黏在我屁股上,我真的会去拆了你所有准备炸的煎饼——”


       他停下了,惊讶的眨着眼睛,看到他空荡荡的床,和空荡荡的房间。


       他不应该为缺少注意而感到生气,但他就是这么感觉到了。着很奇怪,因为他不是一个需求别人关注的人。除此之外,他现在难道不应该习惯Wade的情绪波动了吗?他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但是门开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


       “——我能进来吗?”


       “Coulson,老弟!”Wade在说话。他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神盾局今天准备要哥干嘛?顺带一提,Preston怎么样?她还在她的机甲里摇摆吗?”


       “Preston特工正在忙着神盾局的事物,”被称为Coulson的男人回答道,不是非常简略。“而且也没有任务——”


       “什么?!如果不为哥邪恶的雇佣兵技能你他妈来干什么?!”


       “——但是我们有些事需要谈谈。”


       “好吧,huh,”然后是一声不详的咔哒声,Peter忍不住,悄悄瞥向房间外。他看见Wade用一把枪指着坐在他们下陷的沙发上相当紧张的陌生人。“介意提醒哥一下我们到底应该谈什么吗?”


       “是…...有关于蜘蛛的事,”Coulson小心翼翼的回答,他发誓他看到Wade退缩了一下。即使是那把枪轻微的下降也已经足够了。


       他又一次举了起来。“你要哥去监视Spider-Man?”


       “Well,严格来说,不是。”Coulson探员发出一声叹息。“我们听到有谣言说有人打算接触你去…..将蜘蛛冲进下水道,可以这么说。”


       “……Spidey又去下水道玩儿了?”Wade问,充满怀疑。“伙计,哥以为超凡蜘蛛侠里Connors那家伙已经得到足够的教训别在下水道里溜达了。”


       “我的意思是杀了他。”


       Peter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他猜Wade也不能,因为他的枪掉了下来。它在地上发出一声咔哒声。他不知道保险开着没,而且他高度赞扬了那把枪没有走火打中可怜的Coulson的腿。


       “……哦。”Wade咕哝着,然后摇了摇头。“哥还是不知道你来这儿干嘛。”


       “这样说吧,我来这儿来确定你不会接受这项工作,”神盾探员面无表情的说,看着Wade的眼睛。


       雇佣兵哼哼着。“这很愚蠢,你知道的。你们很蠢。我是个雇佣兵,就像你爱的黑寡妇所唾弃的,哥忠诚于最高的出价者。她说这样哥像个人渣似的,你知道的。这真的伤害了哥!”他这么假装着,将一只手放在胸上,看起来非常惊愕。“好像她很了解一样!不管怎么说,如果他给哥足够的钱,哥怎么能拒绝呢?”


       Coulson看起来预料到了这个,因为他仅仅只了然的点了点头,仅仅来核实一下。“十万听起来如何?”


       Wade很明显的不悦。他双臂交叉于胸前,挑衅的。


       Coulson扬起了一条眉毛。“一个月。直到这个匿名的出价者被神盾局特工发现。”


       “Coulson,你这是在抢劫。这个宝贝任务顶多持续一两个月。哥的统一收费是一百五十万一个星期。”


       现在神盾局特工看起来很忧虑。担心。他咬着脸颊内侧,一只手握成了拳头。“我很抱歉,但是一百万是我们的最终出价。无论无何……我们可以……同样提供一个临时的,临时的复仇者身份——”


       “现在你在谈生意!给哥签合同!”Wade像个刚发现圣诞老人是真的会给他恶心的市场上卖的喷气式划艇的小男孩一样尖叫着。


       Coulson,他看起来松了一口气但是一定程度上仍然紧绷着,给他了一张纸签字。“在虚线上签字,Wilson——”


       “哥要用哥信赖的红蜡笔签字。”


       Peter关上了他们卧室的门。到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而他还没有吃晚饭。他关上了卧室的灯,开始Wade留在他床上的一整袋墨西哥卷。


       在前门关上后,Peter紧紧闭上了眼睛装作没有听到Wade在他们卧室门的另一侧看到它锁上了的时候发出的疑惑的咕噜声。他在想什么?这个雇佣兵很有可能在崩掉锁着卧室门的铰链后崩掉他的脑袋。该死,他可能会用几包几管C4绑在Peter身上只因为吃完了他那一包墨西哥卷。


       不。他现在不想对Wade做任何事。他需要逃离这个房子。从神盾局。


       他需要逃离Wade。


       在接下来的三分钟里,他换上了Spider-Man的制服,从卧室的窗户荡了出去。Wade这次不能妨碍他了。


——————————


       他变得哦,这么错误。


       “艰难的一夜?”Spider-Man打了个招呼,努力不要在听到雇佣兵毫不客气的掉在他坐着的公寓楼的窗台旁边(像平常一样)的时候大声呻吟出来。他的语气明显的有些不欢迎,尽管——Deadpool无视了它。


       “冷静,Spides,哥没有跟踪你,”他成功在砰地一声砸在他旁边前说,补充道,“不管怎么说,再也不会了。”


       “为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他挪开了视线,他们一起度过的时间里的第一次,不论是不是穿着制服,一阵沉重的,尴尬的沉默降临在他们之间。甚至雇佣兵偶尔的喃喃自语也缺席了。Peter发现他的舌头在嘴里很沉重,承受着缺乏语言的沉重。沉默震耳欲聋,在和Wade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之后。这令人发狂。他需要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什么都行。


       “嘿。”


       Peter抬起头,Wade也是。他们刚刚说了同样的话吗?


       “Uhm,”Peter尴尬的笑了。真操他妈的。“抱——抱歉,我,你先说——”


       “不——不,不,你先,”雇佣兵坚持着。


       Peter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想要说什么?他到底在想什么?他在面具下咬住了嘴唇,突然脱口而出,“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但是很显然Wade僵硬成了一个奇怪的静止的动作不是什么好事。Peter强调“我只是,你知道,有很多事要做,而且……开始应接不暇了,而且……我需要休息。”


       “好。”Wade点了点头。是他的想象,还是Wade的声音突然空洞了?“你什么时候走?”


       “实际上,就现在。”他突然站了起来,已经后悔起来,他又撒了个谎,他不得不小心翼翼才不会被当场抓住。他已经准备好转身从这个该死的地方荡走了。“Well,几个星期后见,大块头。”


       在Wade对他说‘等等’之前,他就已经射出了一根蛛丝,从窗台上跳了下去。他在想什么,像这样和一个雇佣兵交朋友?谁会只为了能买空一个墨西哥卷站而欣然接下一个暗杀的活?谁会为了在杀了半径五米的地方里每一个人而情愿被剁碎?谁会在再也不去想它之前在一个标记为“BIG OOPSIES”的文件夹里分类不必要的杀戮?


       Spider-Man再也不是一个朋友了,也不是一个盟友,不是一个队友。他只是另外一个名字被危险的缓缓放入‘准备杀掉’的名单里。不。Peter不会等着那发生的。


       他不记得他是怎么回到家的了,也不记得他甚至有没有脱掉他的制服和面具。他只记得从窗子里爬进来,瘫倒在床上,在被子下蜷缩成一个球。有人接触了Wade杀掉他。最好不要告诉他他的真实身份,就如原本计划的那样。他陷入了一个不安稳的睡眠,梦到了黑暗的影子追赶着他进入一个冰冷,黑暗的,看起来没有尽头的小巷。


下一章

评论(14)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