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spideypool】Home 07

Home by iamanidhwal

01          02          03          04          05          06

 

Chapter 7: Late Night Cuddles


       沉重的沉默落在他们两人之间,但是不是完全的寂静。Deadpool发出咕噜声,变得更不耐烦,手在Spider-Man的气管上捏的更紧,Spider-Man窒息地吐出了半个单词,试图回忆起如何运用他的超级力量来撬开Deadpool的手指。

 

       “你是谁,”Deadpool质问着,“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最秘密的反盗贼系统的?”

 

       他要死了吗,Peter想着,他最后至少应该告诉Deadpool他是谁。


       “……Peter!”他最终窒息地说出了,Deadpool的手指惊讶的放松了。Peter趁这时成功了,爬离了他,咳嗽着,按摩着他疼痛的脖子。雇佣兵看着他,说不出话,手臂垂在两侧。

 

       “Peter……邀请你来过?”尽管带着面具,Peter可以看到Deadpool警觉的看着他。或者是他的大脑过于缺氧,他的思维正游曳与超现实之间。他试着摇了摇头,但是他斗眼了,他只能靠着他猜是沙发的东西,试着理清了这个世界。但是有一件事很清楚:他没有被认为Spider-Man是Peter Parker。

 

       内疚扭曲了他的内脏,那种形状连柔术演员的都会自豪。但是他决定撒下这个谎。“对……对,他带我来过。”

 

       “Jesus,Spidey,你应该早点告诉哥。”有什么东西移动着,然后他感觉到了身边身体的体温。几根手指轻轻的触碰上了他的喉咙,不具威胁。Peter看着Deadpool,试着打量他的表情,因为雇佣兵正一反常态的沉默。“我很抱歉,”他最终说道。


       “没关系……”Peter喃喃着,咳嗽着。Deadpool去了厨房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将面具掀到鼻子上,慢慢的大口喝着,试着放松他的喉咙。他放下了玻璃杯,向后靠去。他感觉Deadpool的指尖接触到了他的喉咙,尽管这个接触很轻,他因为这个接触跳了起来,过度反应着。当他几秒钟后聚集起意识,他正从天花板上看着雇佣兵,双手双脚都死命的粘在天花板上。

 

       “我……抱——抱歉,我……”Wade看起来要揉碎他自己了。Peter感觉就像他刚刚咽下了一个重负。

 

       “不,不,不,Deadpool!”他修正,或者至少试图修正,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像一只猫一样脚轻盈的着地。他将面具拉下来。“抱歉,这……我只是——”

 

       “紧张,我知道,你有理由紧张。”他笑着。空洞的笑声。Peter内心畏缩了一下,这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Wade向前靠去,将手肘搁在膝盖上。“嘿,我很抱歉……”

 

       “我……”他不能再这么做下去了。他得离开了。“我得走了。”

 

       Peter看到Deadpool僵硬了一下的时候意识到这是件错事。他的视线从他身上落到了他屁股上的枪套。体内有什么刺痛着。这不是他平常的蜘蛛感应,这是他的内脏。它难受的绞紧了。

 

       “那么,改天见,”Deadpool面无表情,还是没有看他。

 

       “Deadpool,我很——”

 

       “没关系。”雇佣兵打断了他的道歉。“我没事。”

 

       Peter不这么感觉。“我明天会过来,可以吗?我会……我会从塔可钟*买点我们俩的晚餐,也给Peter。我请客。”(*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提供墨西哥式食品的连锁餐饮品牌)

 

       这一次,Deadpool抬头看着他,即使带着面具也明显的困惑着。“你不需要——”

 

       “我想,”他强调。“我想。好吗?”

 

       “但是——”

 

       “明天见。我会来的。”这一次他轻轻拍了拍Deadpool的头。年长者在他的位置上僵硬了。一个想法悄悄进入他的大脑,也许这是因为Wade渴望得到爱——这是因为他缺少它,在他的整个生命里。Peter在脑海中记下了,然后走向窗户。“还有,嘿。”

 

       “Y-yes?”

 

       Peter转过头,Wade正吃惊的盯着他,不敢相信的。他在面具下微笑起来。

 

       “睡个好觉。”

 

       三秒之后,Deadpool看起来摆脱掉了他的惊讶,因为他发出了一声轻笑。“你也是,Spidey。”

 

       手轻轻的挥了挥,Peter离开了。

 

 

——————————————————

 

 

       四十分钟后他到了前门,打着哈欠,有一点喘气。他感到疲劳和困倦,他的肩膀也因为在荡过城市的时候扛着人而疼痛。他呻吟着打开了门锁,拖出一声抱怨“Waaaade,我到——家了”。

 

       但是他的蜘蛛感应又一次刺痛了,他快速走进去。打开门,迎接他的是一片黑暗。这本身就很奇怪,因为即使Wade出了门,他总会在房里留至少留一盏灯亮着。而且这里有一种奇怪的,铁锈的味道弥漫着。

 

       恐慌扎根下来,Peter或多或少的靠近墙走,试着找到灯的开关。当他找到的时候,他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然后打开了开关。

 

       他所害怕的实现了。

 

       Wade躺在沙发上,手里握着一把枪。血从他的头上流出来,落到沙发上。他的面具推到了鼻子上,大张着嘴。

 

       Peter感觉到了对新鲜空气强烈的需求,他突然感到缺氧。他干呕着,咳嗽着,捂住了鼻子,强迫自己用嘴呼吸。是他的原因导致他做了这些吗?他的眼睛湿润了。不……不要再一次。

 

       面孔在他的脑海中划过——他的Ben叔,大口吸着气,尝试止住枪伤的血,但是失败了;Gwen的父亲,浪费了他最后一口气看着义警露出真面目,让他发誓为了Gwen他会不让她参与他的英雄事业;Gwen她自己,她美丽的脸因纯粹的恐惧而扭曲,她的身体在他的网能够到她的前一秒撞在地上,即使冰冷而破碎,就如他对她的父亲的保证那样破碎,但她还是那么美丽——所有的死亡都是因为他所做的事。

 

       而现在……现在轮到Wade了。

 

       他试图压制住他的感情,足够让他穿过房间,将他的手放在Wade的肩膀上。他可以听到他自己哽咽的轻声说出破碎的“Wade”,告诉他醒过来,该死,他不是有那个该死的治愈因子吗?他摇了摇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隔着他的制服触碰到他的胸膛,踢开了那把枪。

 

       他为什么不醒过来?

 

       “拜托……”他喃喃着,感觉眼里充满了泪水,内疚让他更加痛苦了。如果Wade没有那个治愈因子怎么办?他已经成为过别人的死因了,而这一个只是因为他没能正确的回复。“Wade,Wade,拜托,求求你……”

 

       他听到了一声小声的呻吟,Peter向下看到Wade慢慢的闭上了他的嘴,他的脸扭曲着,就好像他嘴里尝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操……再给我五分钟,妈……”他喃喃着,手臂环上了Peter的腰,像抱着一个枕头那样。

 

       他甚至没有让他移开手。他只是为他活过来而高兴。

 

       “Hey,tiger,”他轻轻的笑着,闭上了眼睛。流下了一滴眼泪,他匆匆抹掉了。他很确定他现在脸正红着。“我不是你妈妈。”

 

       “Pete?”Wade抬起头看到他,然后匆忙放开了他,结结巴巴的说着。“O-oh,oh,该死。呃……抱歉,我,呃…..”他呻吟着,揉了揉后颈,Peter清了清喉咙,让脸上的红晕逐渐消失。

 

       “Wade,你还好吗?”

 

       “Yeah,yeah,只是有点头疼——”

 

       “不,我……我的意思是…..”他咬住了他的嘴唇,突然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几秒,Wade终于抬起头看着他。他一定意识到了Peter偶然撞见了他的死亡,他发出了嘶嘶声。

 

       “OhGod……我很抱歉,我不是……我很抱歉你得看到——”

 

       “我在想……有很糟糕的事发生了……”这一次他无法控制住了。他抹掉另一滴眼泪,清了清喉咙。他这么,这么,这么累,但是他想要答案。

 

       Wade看起来看到他哭的样子慌乱了起来。“嘿——嘿,现在别哭,baby-boy……”

 

       “但是你……我回家看到你死了……”他喃喃着,抬头看着他,突然间害怕起来。那种焦虑,那种错误造成了某人死亡的不安感,威胁压倒了他,推着他跪了下来。“如果不是……因为你的治愈因子,我……我不知道……”

 

       雇佣兵只是看着,他的喃喃和表情明显的表现了他矛盾的感情。最终,他向前靠,将Peter拉到他的大腿上。“来。”

 

       “Wade……?”

 

       “嘘。”

 

       Wade的手臂又一次环上了他,Peter现在才意识到他多么容易就能适应它们。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让他冷静下来。年轻人只是叹了口气,慢慢的他的颤抖和轻声的哽咽减弱成了轻松的呼吸。后来Peter抬头看着Wade,告诉他已经没事了,雇佣兵没有放开他,只是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一小声“hmm”在他胸膛里轰隆着。

 

       Peter由着他,在筋疲力尽的一天后渴求着温暖和安慰。他觉得Wade也是一样的累。如果他能够冷静下来待在这里,他就能好好的在他读书或者看电视的时候有Wade紧抱着他。那会很好。

 

       “我还得洗掉血迹,你知道的,”Wade打破了沉默,像这样待了半个小时之后。Peter抬头看着他,他看到在他脸上挂着局促的笑容。

 

       他只能傻笑着。“我喜欢这样。我们在这样待半个小时好吗?”

 

       “但是…….那些血……”

 

       “它们怎么了?”

 

       “它们没有让你感到难受吗?”

 

       “Well,有。”Peter做了个鬼脸,轻笑着。“但是我太累——了”

 

       Wade笑了起来。“如果我不把你放到你床上去,我们现在就能在这儿睡着。”

 

       “说实话,我不介意。”Peter惊讶于听到他的声音这么真诚,知道他自己真的不介意趴在Wade身上睡过去,即使对方覆盖着干了的血液。

 

       雇佣兵看起来真的很震惊,但是当Peter没有试图改变主意的时候,他只是微笑着,在沙发上躺了下来,这样他们都能侧着身躺着了,面对面。Peter将Wade的手臂作为了一个临时的枕头,双臂弯曲在他们的胸膛之间,在他闭上眼睛之前,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Wade用他空闲的那只手摘下了他鼻子上的眼镜,懒洋洋的覆盖在他的身体上。

 

       “Peter?”

 

       “Hmn……?”

 

       “你真可爱。”

 

       “不要让我改变主意是不是应该和你睡在沙发上,Wade。”他调笑道,而年长者只是轻轻笑了笑。

 

       “好吧,好吧,好……”Wade又嗡嗡了几分钟,然后他又说了起来。“等等,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也会和我一起睡在床上?”

 

       Peter的大脑太迟缓了,以致都说不出一句俏皮话来。“当这个需求出现的时候,当然。”

 

       “什么时候会?”

 

       “Well,我们的找出来,不是吗?”

 

       Wade停了几秒钟没有回答,然后Peter只能听到一声轻柔的“对,我们会的”,他感觉到Wade将他拉近了一点,将脸依偎进他蓬乱的头发。

 

       Peter打了个哈欠,只有时间说一声闷闷的“晚安”,就睡着了。

 

       他一定会梦到他听到的那声轻柔的“晚安,Peter”,伴随着感觉在他额头上印上一个轻柔的吻。对……他一定会。依偎当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仍贴着Wade,正平静的打着鼾,手臂紧紧的环绕着,他想这个动作在他们的情况中一定是即合适又荒谬的。

 

       无论如何,他驳回了这个想法到他仍然困倦的大脑,然后向雇佣兵依偎的更紧了,决定再睡几个小时温暖的睡眠,他很久很久都没有拥有过的那种睡眠。

 

下一章

 


 

译者的话:这章发上来不久看到作者给回复了 这篇文也是有授权的了哈哈哈哈!【作者终于出现了开心

 


评论(23)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