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spideypool】Time To Heal 06

Time toHeal by jblue_leviathan177

01         02           03           04           05


海豹突击队!Wade/盲人!Peter

无超能力AU


Chapter 6: Time for Change

King by Lauren Aquilina

       

        Wade加入了海军,寻找一些东西,任何东西,来填补他生活中的空白。他没有想要去索取权利的家庭。没有朋友。没有东西来保证他的心态平衡。他意识到他的生活会有两条路。一个是他会成为一个酒精或毒瘾者,或者他能停下他大男孩的狂妄自大,用他的一生做些什么。他沿着第一条路走了下去,从高中退学,把每个晚上都花在盯着瓶底上。他以偷了一个钱包的形式响起了警钟,性病和对于支付一个晚上的钱多于对热辣女人的癖好。在一次宿醉的治疗后,他在电话里被一个军官询问了关于加入部队的问题。


       他没有什么害怕的。他去了,在他被叫去的时候。他在满世界跑。任务都没什么不同。尽管有一些东西是错的。非常的错误。没有外在的迹象,但是它就是在哪儿。这让他寒毛直立。他的心跳跳的快了些,血液变凉。他们为了一个营救任务在丛林里爬行。一个美国飞行员降落在了地方领土上。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队友。一个身影出现在远处的灌木丛中,太远了,他看不到细节。一把枪出现了,在Wade能够说出一个单词之前就开火了。


       “No!”Wade扑过去,在落下的时候抓住了他的队友。“No,no,no。Weasel?”流血和混乱和迅速的开火让在他紧紧抓住他的朋友的时候情况变得更糟。粘稠的红色液体在哪位海豹队员的装甲上炸开,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破碎。Wade只能将他抓得更紧。“嘿,伙计,和我说话。拜托。和我说话。”


       Wade再没有得到一个回复,只有被染成血色的黑暗记忆。


       



       Wade大口喘着气,猛地醒了过来。他在黑暗中睁开眼,立刻发现他不再他的公寓的床上。他躺了下来,肌肉紧绷,渐渐的恢复了意识。在他身边一具躯体挪动了一下,接着是一声柔软的呼噜声,他又一次放松下来。另外一具躯体在他腿边挪动,一条狗喘着气。Wade放松下来,叹了一口气,意识到他在哪儿。他晚上和Peter待在一起。当他看到床头柜上的时候恐惧充满了他。六点差一刻。他的航班在八点。


       Wade侧过身,将自己紧紧的包在年轻人身上。他吸着Peter的气味,是香甜的洗发水,洗涤剂,和Peter独特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将它记在记忆中。最终他从床上起来,去洗了个澡。他们同意一起度过他们的最后一小时,所以Wade收拾好了他的东西,将它们放在门边。他们接吻,抱着对方直到他们睡着。Wade敢说Peter一直都在努力着抱在一起。


       当他走出浴室穿衣服的时候,Peter已经起来了,给Hulk带上了一条狗链。Wade和他们一起走出去,他们都什么也没说,Hulk在院子里做他的事。当他们回到室内的时候Wade终于开口了。


       “我有一个朋友,Peter。他叫MattMurdock。他是个好人。我觉得你们两个可以成好朋友。”


       “好。”


       Wade咽下了喉咙中的哽咽。他们喝了咖啡,看了晨间新闻,然后他们抱在一起,直到到了该离开的时间。他吻了Peter,温柔而绵长。他不想放手。老天,他真的不想放手。他不想离开。是Peter将他推出门外,说。“你得走了,不然你就赶不上航班了。”他没有错过他声音中绷紧的破碎。Wade停在路边,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操。”

 

 



       第一个星期Peter一直都在发呆。他心不在焉,试图保持忙碌,总是半边心思都在期待Wade过来敲他的门,或者送来一封信。他命令自己不要哭,不去超过他刚刚遇到的人。至少他是这么对自己说的。而实际上则是他不再想流下泪水。他知道Wade不会想要他为了他哭泣的。所以他继续生活,希望海豹队员安全。待在朋友的身边对中断孤独有帮助。Harry还是不知道关于Wade的事,所以当他问他什么困扰着他的时候,Peter只能耸耸肩,一笑置之。Gwen和May婶知道真相,那就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第二个星期到来了,也是同样的度过,Peter好奇Wade在做什么。这个星期一,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好?”


       “这里是Gobber队长。是PeterParker在接电话吗?”


       他艰难的咽了咽。“是的。”


       “Wade Wilson将你加在了他的紧急联络信息中,我只是打过来核实并且得到你的同意。我能在Wade在行动中受伤或者死亡的时候给你打电话吗?”


       “可-可以。”Peter立刻回答,屏住了呼吸。


       “好。你会是第一个被通知到的,Parker先生。”


       “谢谢你,我——”


       “Wade,他跟我说过你。不用担心他。我不能公开细节,但是他和一些优秀的人在一起。”


       “谢谢你,长官。”


       “应该做的,祝你愉快。”


       “你也是。”


       挂断电话后,Peter站在哪里,说不出话来。这意味着什么?Wade将他列入紧急联络人。在男人所认识的人里,他会是第一个知道的。出于某种原因,他感到了一丝愉悦。这仅仅作为Wade还没有忘记他的一种证明。知道这让接下来的一个月能过得轻松些。


       在星期五,Peter学习的时候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你好?”


       “嘿,是Peter Parker吗?”


       “是的。“


       “我是Matt Murdock。Wade的……一个朋友。”


       Peter因为他的停顿疑惑的皱起了眉。“你听起来不太确定。”


       Matt低沉的笑了笑。“我认识了Wade很长一段时间了。他是我的朋友,尽管我从来都没有告诉他过。”


       Peter笑了起来,尽管无法摆脱的疑惑这男人为什么要打电话来。“当然。”


       “不管怎么样、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一起喝杯咖啡见个面。Wade看起来相信我们能相处的很好。”


       “呃,当然,但是他为什么这么说?”


       “哦,一些关于盲人的东西应该由盲人领导。我想他是开玩笑的,但是我不觉得这很有趣。”

 

 


       

       和Matt Murdock见面是一种不同的经历。这个男人有着一本正经的幽默,几乎讽刺他。男人会开个玩笑或者丢出一个侮辱,而Peter直到几秒钟后才会意识到他的真实含义。他的受害者们从不会这样做。Peter打赌Matt和Tony能相处的非常好。他们还聊了他们的生活。Peter知道了Matt在他再一次训练失误中失去视力前曾和Wade一起在海军服役。他光荣退伍了,回到了学校,然后成了一个律师。


       “Wade在很久以前就能退役了。”


       “他提到过。”Peter轻声回答,回顾他们的对话。


       “但是那个混蛋还在往前冲。我发誓他是由人类的血肉之躯以外的东西做成的。”


       “什么?像超人那样?”Peter笑了起来。


       “不,更像是一个被低估的反英雄,一半的时间都像个小混蛋一样,别人都想往他的脸上塞墨西哥卷。”


       他哼了一声,喝了一小口咖啡。“我能看出来。”


       “他只要能就会一直这样的。如果他想,他这几年就能退役。但是如果不待上整整三十年就拿不到所有的津贴。”


       “这就是原因吗?”


       “对于Wade?可能不是。他需要在生活中有能投入的东西。一些能让他保持忙碌,脚踏实地的东西。海军给了他。如果你们两个是认真的,我敢肯定他会执行完这个任务就退役。”


       “你怎么确定?Wade总是看起为国家服务。”


       “我会告诉你他对我说的。很少有人仅仅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想要履行对这个伟大民族的爱国义务而参军。不,大多数人是混不下去了才参军去谋个生路,或者将我们的一生都放在一条笔直而狭窄的道路上。我们只是棋子,要你去哪里,去干什么。Wade告诉我他在杀人的时候感受不到荣誉。曾经他相信的是另一种看法。这么强烈以至于吓到了我。”


       Peter皱起了眉。“你是什么意思?”


       “Peter,Wade做过一些事,但是只有他才能告诉你。他会很快告诉你他所做的事完全不值得骄傲。战争只是为了生财,而不是为了士兵。”


       “他是不同的。”Peter静静的呼吸着,隔绝了咖啡厅里所有的声音。


       “确实。那个事故给了他这些伤疤之后,他变了。成长了,成熟了,变得谦卑。或者你随便想称它为什么。我认为他成了一个更好的人。仍然固执和愚蠢的像头骡子,但是是个好人。”


       Peter脸红了起来。“他是的。”


       Matt转变了话题,问,“你是这么失去视力的?”


       他在轻声回答前犹豫了一下。“我——我不喜欢谈论这个。”


       “我理解。”


       “抱歉。”


       “不必抱歉。是我太鲁莽了,问了我不该问的东西。尽管我并不后悔。”


       Peter感觉他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我相信是这样的。”


       在他们第一次见面后,他们每两个星期就一起吃一顿午餐。Matt是个工作狂,但是他很容易相处。他刚刚从和另外一些不同的残疾人一起参加的展会上回来。这是其中一个他最喜欢的见面。为了视觉障碍的人设计出来的新奇的新科技让Peter非常兴奋。


       Hulk低声咆哮着,几乎听不见,Peter犹豫了,认真的倾听。他听到某人在清他的喉咙。“Harry?”


       “嘿。”


       “嗨。”Peter微笑着。“怎么了?”


       “只是过来和你说说话。你有时间吗?”


       “当然!进来吧。”Peter很快打开了公寓门锁。他一进来就解开了Hulk的牵引带,挂在了旁边。“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你之前去干什么了?”


       “哦,我刚从一个展会回来。”Peter回答道,走进了厨房。


       “真的?”


       “对。哪里有好多给有不同问题的人设计的超酷的小工具。很有意思。”


       “你跟谁一起去的?”


       Peter停顿了一下,因为他朋友的语气而皱眉。“……呃,一个叫Matt的人。”


       “他是谁?”


       “只是我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一个人。”


       “只是你见过的一个人?”


       Peter因Harry声音里的尖锐而绷直了身体。“对,通过一个朋友。”


       “那个朋友是谁?”


       “Harry,为什么你有这么多的问题?我和某人去了展会并且过得很开心。有什么问题吗?”


       “Peter。你怎么这么傻?”


       怒火瞬间在他的体内爆发。差点吓了他一跳。“抱歉?”


       “得了吧。说真的?你和个陌生人出去到处跑?如果他伤到你了怎么办?”


       “什么?Harry,我能照顾好自己。”


       “Peter,你不知道到那个家伙的底细就跟他出去到处跑?”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Peter呵斥到,猛地将头转向他朋友的方向。


       “为什么?”他在听到Harry走向他时仍没有让步。“为什么?因为,Peter。我担心你。在一切事情变得糟糕的时候我在这里支持你。我不想看到那件事再一次发生!”


       “我很感激,”Peter回击道,试图控制住他的怒火。“但是那不代表在我认识新朋友的时候要生气。只是因为我因被袭击而失去了视力不意味着我剩下的他妈不知道多长时间的人生里都要活在恐惧中。如果你觉得我应该这样那么也许我们不需要再做朋友了!”


       紧张的沉默降临在他们两个之间,Peter绝望的想要知道Harry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他说出的话是如此恶劣,而他真的非常感激Harry在帮他度过最困难的时间里所做的一切。尽管他不能忍受这。他不能允许Harry让他感到内疚,恐吓他成为一个隐士。不能,Peter想要更多的生活。他不想再活在恐惧中了。


       最终年轻人开口了。“我要走了。”


       “走?”


       “去欧洲出差。我会离开六个月。”


       “哦。好。”


       “需要什么的话就打给我。再见,Peter。”


       “拜。”Peter听到Harry离开时皱了皱眉,门轻轻的一声关上了。他呼出一口沉重的呼吸,试图不要屈服于对于对他最好的朋友发火的势不可挡的负面情绪。他的胸中紧痛着,开始做起了深呼吸。将他的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快速打了个电话。


       “你好?”传出Bruce温和的声音。


       “嘿,Bruce,你有时间吗?”


       “当然,怎么了?”


       “我需要和别人聊聊。”

 

 

 


       Peter享受着于Gwen见面时她给的温暖的拥抱。这就是她温柔和镇静的一面。他发现他自己在遇到私人问题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向她寻求帮助。当然这就是他们在他们应该坐在课堂里的时间正坐在公园的长凳上,Hulk在一边无拘无束的奔跑的原因。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承认。“这就像我刚好爆炸了。我之前非常的愤怒。”


       “Peter,你是个人类。你被允许去对你最好的朋友发火。这很正常。”


       “但是他以前从来没对我这么生气过。”


       “Peter,也许这只是因为你们两个长大了,越来越疏远了。这在我们的生活中是很容易发生的。你要继续上大学,而他被训练去接手他的家族事业。说实话你们最近一次一起玩是什么时候?”


       “有一段时间了。”Peter承认。“我还是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


       他听到了她的笑声,一种轻快的声音。“你不会的。他只是再也不会是你最好的朋友了。”


       “我猜你是对的。”Peter思考着她所说的话。


       “你猜?”


       Peter轻轻笑起来。“对。好吧。你是对的。可能。也许我应该放他走。”


       “这取决于你。如果你需要帮助,我在这儿。”


       “谢谢你。”


       “你还好吗?你知道的。在Wade走了之后?”


       “还好。比我想的要好。我很担心他。”


       “我很确定他会没事的。另外我还是想见见他。”


       “哦好。你可以的。”


       “好。”Gwen挪到他的身边然后站了起来。“所以我们一起去吃个午餐怎么样。天气开始变冷了,我能去吃点大酱汤和寿司。”


       Peter咧嘴笑了起来。“听起来不错。”


       对于Peter来说这几个星期浑浑噩噩的就过去了。生活起起落落,但是这么久以来头一次起的分量比落要大。Peter没有料到这个。但是当他做到的时候他取得了优势。他和Bruce计划去帮助其他有着视觉障碍的青少年。他享受做这个,非常享受,这也帮他解决了他自己的问题。校外的做事效率推动他去做些别的事情。他想找份工作,或者去旅游。Peter非常希望藏起来,制定一条安全的航线。


       假期来了又去。Peter和May婶在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清静的感恩节和圣诞节。跟May婶和Gwen一起在纽约里兜圈,但是他能想的只有Wade。下个星期春季学期就要开始了,城市都覆盖在雪里。他将自己投身进课堂和志愿者工作。这让他在等待海豹队员回家的时间里感到很快乐。


       在三月末,一个周六的清晨,当他带着Hulk和平常一样去公园的时候,他坐在平时的位置,Hulk奔跑着,做着他自己的事情。在他等待的时候语音读书的声音通过一个耳机传入他的耳朵,感受着这些星期来的第一次阳光洒在皮肤上的温暖。当听到Hulk大声的哀嚎的时候他坐直了身子。他的狗开始大叫,甚至嚎叫着,甚至轻轻的咆哮。


       “Hulk?Hulk!”


       拉布拉多没有过来,相反继续在附近的地方制造着可怜的声音。Peter跳了起来,准备去寻找他的同伴,但是当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他耳朵的时候他僵住了。“噢噢噢!谁是帅小伙!我给你买了大牛骨头但是我们先得问问你daddy决定行不行。”


       “Wade?”Peter喘息着,眼睛湿润起来。


       “嘿,Baby boy。我回家了。”


下一章



顺带一提作者推荐的歌真的都蛮好听的


评论(13)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