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spideypool】Home 01

Home by iamanidhwal


Summary:

        房子和家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很简单:房子是一座建筑,只和它的物理属性有关。 家,另一方面,是你觉得是归属的地方。是你安逸的生活的地方。家可能不是一个房子,就像一个房子可能不是家。


        Peter Parker 对于他目前的情况感觉不太好。以他目前的财务状况,他最好和一个室友一起继续住在城市里。尽管他觉得这样做会挤压他履行蜘蛛侠的责任的时间,但随后一个神秘的蓝眼睛的男人随手给了他一条出路。他顺着线索,最后找到了Wade Wilson,也就是众所周知的 Deadpool.。但是在他试图逃跑之前,Peter认同接受了他已经极具讽刺意味的被困在了雇佣兵织下的网中。一段时间后,他已经在这张网里待得很舒服了,很快发现自己想要更加接近网的中央。但是当然,他得和蜘蛛侠共同承担风险。而Deadpool不能真正的被认为是“稳定的”…这个假象他还能维持多久呢?


        他只想要有一个被成为家的地方。

 


Chapter 1: Pamphlets

    

        Peter Parker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他回家找May婶,那么他不仅消灭了蜘蛛侠,而且还在每位复仇者的肩膀上增加了额外的负担。他会突然离开纽约,而他们会问这位穿着红蓝紧身衣的英雄身上发生了什么,在建筑之间荡来荡去?其他接到保护这座城市的任务的英雄不会真的喜欢控制人群的工作的,而会期待警察去做这些事,而蜘蛛侠在这两个部门中都涉足了。随着他的消失,人群可能会变得猖狂,不受控制。


        只因这仅有的一个原因他回归了。


        他环顾了一圈他破旧的公寓。尽管墙上的涂料甚至都一长条一长条的脱落下来,尽管灰尘在每张桌下都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尽管暖气今天早上最后一次呼哧呼哧的为他工作,他还是会想念这个老地方的。这是他叫了两年多家的地方。它一直都是他的避风港,无论何时纽约突然刮起风暴这里都会庇护他。它曾在他为了学习的死线和号角日报的死线临时抱佛脚的时候容纳他。它曾在他作为蜘蛛侠在黑暗中螨跚前行时,张开双臂欢迎着满身尘土的他。它曾用冷风吹过的呼哨声让他安然入眠,然后从生锈的淋浴中溅射出的冷水会唤醒他。


        在他不得不与它说再见时,他当然悲伤。


        他不得不去面对现实。在Ben叔去世后,May婶给的生活津贴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这仅供他在大学里生活都不够。所以想起他为号角日报工作所得的足够的积蓄,他搬离了May婶,搬到离城市更近的地方去打拼,缓解她的经济负担,但是情况变得更糟了。当然,住在城市中心附近意味着生活上更高的花销,他不得不给号角日报送去蜘蛛侠的大叠照片才能有足够的钱买每个星期的食物,还不提水电费和房租。


        直到最后,一个星期前,他的房东告诉他他再不能这么做了,让他在一周之内就搬走。他不知道可以去哪儿,当然他也不想再依赖任何人了,特别是May婶。他想保留些颜面,也想继续作为蜘蛛侠的责任。


        他找到了一个薪水更高的工作,他在奥氏公司里做了一个实习生(这一次,他的名字标在了名牌上,但是当在Gwen Stacy死后替代她的新的实习生的头跟他们打招呼然后领着他们穿过奥氏公司的时候,他的心脏仍一阵刺痛),但再用这个消息去劝阻他的房东已经来不及了。以他做的这个工作的薪水他只能租得起房顶,他首先得需要寻找一个可用的容身之地。最好小一点,有一个不会打扰室友的合租者。


        他拖着自己的身子去了一个小咖啡厅,点了一杯拿铁来放松他紧张的神经。他的包放在两脚边。他环顾四周,期待自己能看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任何能让他今天晚上不用露宿街头的方法。退一步讲,与老地方说再见真是让人心碎。他还在回头看着他的单元,Peter Parker曾住在那儿的每一件证据都在剥离,希望他能回去,仅仅只是砰的再一次摔在沙发上,完全忘掉离开的想法。


        但是这没有发生,不可能发生,每从那扇熟悉的门踏出一步,他那颗沉重的心似乎变得更加沉重,他最终离开了。


        他叹了口气,决定去寻找奇迹,但是在他背着包出门的时候,太过沉浸于悲伤的想法以至于没有意识到撞在了一个正在进门的人身上。尽管今天比平常阳光更加明媚一点,这个男人还是穿着牛仔裤,穿着连帽衫还带着棒球帽。夹克上的兜帽拉起来,鸭舌帽压下,所以没人能看清他的脸。在他看到男人整整齐齐拿着的纸散落在地上时眼睛惊慌的睁大了。


        “啊,糟了!”Peter迅速俯下身去捡起每一张纸,至少弥补他所做的。“哦,天哪,我很抱歉——”


        “嘿,嘿,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男人说着,声音里有一点担心,而比起Peter所想的恼怒更多的是愉悦。后者抬头看着前者,在男人站直,转身跑开前,他只能看到一双清澈的蓝眼睛。


        “我…什么…”Peter被搞糊涂了,那个男人在他试图帮忙的时候变得很慌张,但是此时他看着他,他却转身逃走了?他慢慢直起身,皱起了眉头,这些纸还在他手上。他尴尬的拖着包和咖啡出了门,看着手上的纸。


                                                寻找

                                                室友


        他只看到了前面的两个单词,但是他感到就像有人将他按在墙上,感到喘不过气来。他抑制着兴奋的尖叫,然后他拍了拍口袋,拿出手机输入了纸底端的数字。他耐心的等待着,用脚后跟站着摇晃着,电话铃声响着。最后,一个低沉的嗓音回答。“你好?”


        “嗯,嗨,”他说,脸有点红。妈的他为什么要脸红?“嗯,我是…嗯…”他低头看到底部的黑体字的名字。“Wade Wilson先生?我想咨询一下关于合租的事….?”


        “哦!当然!”电话另一头的人听起来很高兴,可能因为他的寻找有了结果。他告诉了他地址,Peter都不用将他写下来;他在纽约的夜巡让他记住了城市的每一个部分。这个公寓实际上距离他所站的地方只有两条街。“所有的水电费,包括房租,我们平均分摊,我们只有一间房,但是有两张分开的床,而且淋浴真的不太好但是至少暖气时不时还能用,还有——”


        “这听起来很棒,”他笑起来,没有真的听进去了另一个男人的东扯西拉。“我现在能过去吗?我五分钟之内就能到。”


        在电话的另一端听起来有点骚乱。“啊?Y-y-y-yeah,当然,当然!我待会儿再给你打电话,行吗?在304房!”他说着,然后挂断了电话。


        “…Huh。”他兀自笑起来,没有因为男人的行为而烦恼。至少他体面的应对了。他心里感谢了下那个蓝眼睛的男人,不管他是谁,给了他(虽然是间接的)一个机会重新开始。为此,他半走半跑的朝向了他期望的新地址。


        当那栋建筑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的时候,他放慢了脚步,至少看起来比较沉着冷静一点。他抬头看着门铃的号码,看到了304号用红黑的蜡笔写的,只有缩写的“W.W.”仓促潦草的字迹。他皱着眉头,按下了那个按钮,听到了远处的铃响声。几秒之后,对讲机发出嗡嗡声。


        “Yep?”


        “是我,”他说,灿烂的微笑着。一阵嗡嗡声之后,门开了。他拉开门进去,然后爬上了楼梯敲响了那扇门。


        这时,他感到害怕和兴奋的情绪在胃里翻搅。他希望他的室友不会介意他常常出去做些深夜‘项目’(咳咳,巡逻),然后回来一觉睡到接近中午,在他繁忙的日程里,他也坚持要在一些小而不起眼的洗衣店里洗衣服。他通过猫眼看到了一个身影,然后他微笑着,抬起了头准备打招呼。


        过了一个充满声音,就像另一边的人开启了多重人格的锁一样的一分钟后,门开开了。


        Peter立即说,他太紧张以至于等不了了。“你好,嗯,我的名字是Peter Parker,然后——”


        他突然停住了,惊慌的盯着带着面罩开门的那个人。他感觉他的胃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他感到体内一种痛苦的感觉。他退后了一步,为他刚刚所说的和对谁说的那个对象惊慌不已,安下心来。当他最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唯一能发出的只有一声抑制住的尖叫:


        “Deadpool?!”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