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一个文盲 不逆
微博id:Lwnixndk-莱温
暴雪id:莱温#51746

【授权翻译】【Spideypool】Time to Heal 02

Time to Heal by jblue_leviathan177

 01


海豹突击队!Wade/盲人!Peter

无超能力AU


Chapter2: Scars Don't Make the Man

Things We Lost in the Fire by Bastille


       在去往他们目的地的路上,泛着咸味的空气几乎要灼伤他的肺。作为海豹突击队员的第一次任务,他自豪的带着他的荣誉。他所完成的一个测试方案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艰难的。现在他准备去以自由之名而杀戮。他猜测这应该会造成些困扰。他已经准备好了去取另一个男人的性命,他已准备就绪。他有一观点去证明,一个任务去履行。他首先是个海豹突击队员,其次才是个人类。当然在一个特别的角度看时个人的选择。他决定了舍弃他的人性,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做法。


       小船迅速穿过水面,毫不费力的把他和他的小队带到他们的目的地。他的神经锁定在了一个能让他静坐在高级海豹士兵之间的地方。当小船减速向岸边飘去的时候他感到一个钢铁般坚硬的物资抵在他的腹部,周围满是芦苇和杂草。他们快速的穿过小岛向他们的目标移动。树林掩护着他们,他们核查着目标。领队打了个手势,然后他们的侦查员前进了,他们会第一个去。


       穿着在这片区域的伪装,他们做着缓慢的腹式呼吸,爬过这片土地。他们移动得缓慢而谨慎,远离了剩下的队员。像这样每爬过一英里都是种折磨。但是他们曾经被这样训练过,为的是不被他们的目标察觉。他不知道他们最终到达地点之前过了多长世界。然后他们停了下来,趴在潮湿的地面上查看小村庄的情况。他带着他的步枪趴着,准备就绪,侦查员就在他的旁边几乎不可闻的呼吸。现在他们要等待。


       夜幕降临,他们的目标在黎明之前出现了。Wade知道他要对这个男人做什么,这个男人需要去死。他们简单的就像每天早上起床,刷牙一样通过了常规训练。在他凝视着男人穿过他的视线范围的时候呼吸停滞了一下。两个小女孩站在他的身边。他不能在孩子们就在他身边的时候枪杀他。


       “条件不利。”他低声说。


       “动手。”


       他做了。

————————————————————————————————————


       “过得怎么样,Peter?”


       Peter靠回舒适的座椅,Hulk躺在他的脚上。他坐在Banner博士的办公室里展开了会谈。说实话,他不能相信他需要像从前那样的治疗。但是他喜欢Banner博士。他是个善良而又聪明的人,帮助他度过了他生命中的许多难关。尽管他不觉得他需要帮助,Peter还是喜欢和他说话。


       “我很好,你呢?”


       “我非常好,谢谢你。”纸被弄皱了,沙发在Bruce坐下的时候嘎吱作响。“你婶婶怎么样?”


       “她很好。尽管没必要,但是她还是在医院里工作。”


       “还在上夜班?”


       “对,我要她别去。在我知道她会晚回的时候我让她带着Hulk。这很好,她把他带在身边去照顾病人。”


       “Hulk是条好狗。”


       “是的。两个星期之前有个人搬到了我公寓的隔壁。”


       “是这样吗?”


       “他的名字叫Wade。他是个海豹突击队员。”


       “真的?”


       博士扬起充满兴趣的声调鼓励Peter继续说下去。“对。我第一次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有点冷漠,但是后来他讲了些很棒的故事。”


       “什么样的故事?”Bruce温和的询问。


       Peter耸了耸肩。“什么样的都有。关于他小队的事。关于他去过的地方。他没有提真正的军事机密。我没有问。他真的很容易相处。”


       “那么那些不容易相处的人呢?”


       “哪些人往往太关注于我失去视力的事了。我其实更喜欢那些不把我当盲人对待问我一百万个不同的问题的人。Wade不会这样做。真的。一开始他有点但是现在…我与他相处的时候感觉很自然。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这很好。依据我个人的经历,我知道当我告诉别人我有愤怒管理问题的时候他们对待我就像我是个滴滴答答响的定时炸弹。我在和那些像个朋友和个人类的对待我,不怕开我的玩笑的人相处的时候最轻松。”


       “就像Tony?”Peter说,微笑着。从他失去视力开始他就开始接受这些治疗,他通过Bruce见了许多人。其中一个怪人是Tony Stark。这个直率的男人是个前酒鬼,现在已经十多年没有喝醉过了。当他开始见Bruce的时候他碰到Tony回高中。他迅速学会了不让那种松散的态度欺骗他,他不得不承认Tony是个聪明的人,并且有个开阔的心胸。实际上Tony除了他的公司,还在全纽约拥有着几个小区。当Peter从高中毕业之后,Tony给他提供了一个住的地方,比May婶的家距离校区更近。Peter抓住了这个机会。


       “对,就像Tony。”Bruce低声咆哮着,但是他声音中的愉悦告诉Peter博士正在笑。“还有什么关于Wade的事?”


       Peter感觉他的脸变热了,他啃着自己的嘴唇。“我想我也许想了解他,不仅仅只是朋友范围的。”


       他的邻居已经困扰他的思绪几天了。不单是Wade闪耀的人格,还有他那健壮的手臂。从他在一年级遇到Gwen之后这是第一次,他对某人感兴趣。


       “你觉得他是那种人吗?”Bruce真诚的提问。


       Peter扮了个鬼脸。“我不知道。他提到过一些,但是我很难说他是不是开玩笑。但是他从没给出个准确的说法。”


       Bruce低哼着。“在军队里的男人通常都很直截了当。也许你最好直接问他是不是。”


       “我会考虑的。”


       在Bruce的另一个预约开始之前他们又开始了一个轻松的话题。Peter在跟Bruce约好了过几天一起吃午餐之后就离开了。Hulk耐心的引导他穿越城市。在有个人大声的惊呼,“好漂亮的狗”的时候他差点跳起来。


       Peter在Hulk突然停下的时候皱起了眉毛。一个女人粗鲁的抚摸着他的狗。“对不起,女士,但是这很无礼。当他穿着他的挽具的时候,他正在工作。我请你不要碰他。”


       “别这样,摸一下又不会受伤。”


       通常Peter对于扰乱Hulk的陌生人都很有耐心,但是今天这个女人用了个错误的方法惹怒他。他催促着Hulk前进,完全无视了那个女人。当他们继续走的时候,Peter试着做深呼吸。这有些帮助但是他还是为他之前的遭遇分心。当他们到了小区的时候Peter才平静下来。他们停在门前,摸索着钥匙,然后Hulk开始低声咆哮。如果不是把手传来的震动Peter甚至都不会察觉。


       “你好,Peter。”


       他的呼吸停滞了一下,被身边的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Peter意识到那是Harry的声音。他一笑而过。“见到你也很好。”


       他打开了他公寓的门然后走了进去,让Harry跟在后面关上了门。“你之前去哪儿了?”他的朋友问。


       “我去见Bruce了。”


       “那个脾气火爆的医生?”


       “他脾气不火爆。”


       “Peter…”


       转着眼睛,Peter弯下腰取下Hulk的牵引带,挂到了他能很容易就找到的衣架上。然后他走进了厨房,从洗碗机里拿出了一个杯子。


       “我不知道你还需要跟医生谈话。”


       “他是个心理学家。这是有区别的。”Peter用手指勾住了杯子,从水池里打满了水。“我不需要去跟Banner博士谈话。我只是想去。他是我的朋友。”


       “好吧。”在Harry四处走动的时候他上好的鞋子踏在瓷砖地板上。“所以你有个好邻居。”


       Peter停顿了小半秒,抿了口水,试图表现的漠不关心。“是的,我跟他说过话了。”


       “他是个白痴。”


       “哦?”他皱起了眉。Peter已经准备告诉Harry他和Wade在一起时的事了但是现在…他想听听他的朋友会说些什么。


       “有一天他在楼梯上撞到了我。几乎把我撞倒了,没有任何的道歉,什么都没说。他就只骂我,要我看好自己的路。他长得也丑,到处都是疤。”


       “疤?”


       “他的整张脸,脑袋,脖子手臂上都是。我敢打赌他衣服底下也是。看起来就像有人把他推进了火里。”


       一些东西在Peter的胸中疼痛的收紧,因他刚刚听所到的而变得僵硬。他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就是他在挽着Wade的手臂时感觉在他袖管之下的东西吗?伤疤?如果是真的他还能继续服役吗?最后他说,“你知道外表对我无关紧要。”


       “好吧,我只是让你知道我不喜欢他的外表和他的举措。他可能是个麻烦。”


       Peter调整了下肩膀,他的胃扭曲了。“我——我和他说过话了,他看起来很好。”


       Harry朝他走来,他的声音轻到近乎耳语。“Peter,真的吗?你应该更小心些。相信我。你想让六年前那件事重演吗?”他走开之前用更加随意的声音问道。这个星期五跟我出去吃晚饭怎么样?”


       “好,当然。”他突然感到他在下坠。


       在Harry离开他的公寓的时候Peter仍然保持着沉默。关门的咔哒声紧跟着他胸中的紧痛而来,喉咙发紧,急促的呼吸。眼泪流下他的脸,黑暗的想法追着着他们。痛苦的回忆和恐惧涌入他的脑海,他与他有过的那些消极想法做着斗争。不能停止的倾泄而出。这太迟了。他已经深深陷入了强烈的焦虑和恐惧中。


       Hulk用他的脸推着他的,呜咽着。Peter喘着气,身体僵硬。他甚至不记得什么时候跌到地板上的。他抱着他的伙伴,眼泪继续落下。

 

 


       Wade怒视着他面前的场景。他在今天早上阳光照在他脸上的时候就醒了。所以他起床然后穿好衣服去商店买了些食物,大多是垃圾食品,然后去了宠物店买了些玩具。他甚至拿了些健康的狗狗礼物和他们有的最大的骨头。现在他正在回公寓,漫步到了他遇到Peter的那个路口。他所看到的几乎让他遏止不住的愤怒。


       Peter看起来很紧张而且不舒服,另一个年轻人还在对他说话。真的让Wade爆发的是那个人抓住了Peter的手臂然后说了些什么。Wade听到Peter说,“我不需要帮忙!”


       Hulk的大脑袋转过来看着他,尾巴小幅度的摇着。这给Wade的脸上带来了一个笑容。尽管很明显这只狗想和他打招呼,Hulk仍乖乖站在Peter的旁边。所以Wade走到这对伙伴身后,准备出手干预。听那个家伙说的话就很明显的明白他是个自以为是的混蛋。Wade轻拍了下那个男人的肩膀,打断了他喋喋不休的胡说八道。


       “嘿,伙计。”Wade注意到Peter听到他的声音后振作了精神。“离这个男孩远点。如果他说了他不需要你的帮助,那他就是不需要你的帮助。”


       那个男人因他的伤疤明显的退缩了一下,但是这还没能让他停下。“听着,老家伙,管好你自己的事。”


       “不。当这个男孩明确的表明了他不需要你的帮助之后你还不放过他的时候你就把这变成了我的事。现在,小子,如果你还不离开他,我就要赶你走了。我说的够清楚了吗?”


       那个男人嗤之以鼻。“你赶我走?”


       “我现在已经在海豹突击队服役了差不多十二年了。我很确定我有能力赶你走。在你伤到自己之前滚回家吧。”


       那个男人低声发出几声嘲弄,但是他最终还是离开了。Peter看起来轻松了不少,长舒了一口气。“谢谢你。”


       Wade哼了一声,偷偷浮现了一个笑容。“说实话,我会为任何人都这么做。我不喜欢恃强凌弱的人。但是我承认我在看见别人骚扰你的时候会更生气些。”


       Peter耸了耸肩,Wade注意到了他这个小习惯。“经常有这种人。他们觉得他们提供帮助就能做个好心人了。大多数时候他们只会让我觉得不舒服。”


       “好吧,我能给你提供吗?主要用我的手臂?”


       他的微笑给Wade带来了一阵生理反应。“好,我不介意拥有两条导盲犬。”


       Wade大声笑道。“我随时都能成为你的狗。”


       Peter的手指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这样的触感让Wade想感受这双手在其他地方的感觉。极其渴望。他咳嗽了几声然后将精力集中于带领他穿过街道,努力不要尴尬的勃起。他一个人在公寓的时候靠想着他的小邻居的迷人的屁股的时候已经做这档子事做够了。他不知道Peter对于男人有没有兴趣。他不知道Peter会不会想谈一次恋爱。Wade渴望Peter。


       “你今天干嘛了?”挽着他的手臂的男孩问道。


       “我去买了点吃的和狗玩具。”


       “哦?”


       “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给Hulk买了我能找到的最大的狗骨头。”


       Peter笑了,“哦我的天。他会发疯的。我待会要带他去公园,你待会能给他吗?”


       “当然。我还给他买了些网球和飞盘。我能跟着你们吗?”


       “如果买了东西不用会很羞耻的。”


       “没问题。我们到了公寓等我放下我的食物我们就去公园。”


       “听起来不错。”


       他们相对来说安静的走着。Wade想过说点什么但是Peter心事重重的表情让他保持了安静。他靠近了一些审视他,用受过训练的注意力将每一处细小的细节都收入眼底。男孩眼睛下有一圈黑眼圈,他的嘴巴固定在一个疲惫的皱起,他的肩膀垂了下来。Wade不喜欢Peter这幅模样。好几次他都阻止了自己问他发生了什么问题。


       一回到公寓,Wade就邀请Peter进去。他注意到了年轻人在门前的犹豫,他呼唤道,“虽然你可能很清楚,从你那儿到厨房有一道没有障碍的路。”


       “谢-谢谢,我就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Wade看了Peter一会儿,然后收拾好了冷掉的食品,打开了网球的包装,拿起了两个,向着Peter走了回来。“好了,我准备好了。”


       “好。”


       在去公园的一路上,Wade都在不停的说话。大部分是给Peter讲有趣的故事。有时候他会扬起一个微笑,但是很快就落了下去。Wade不管这些继续前进到抵达公园。Peter一坐上长凳就取下了Hulk的牵引带,Wade把球在拉布拉多的脸前晃了晃。狗立刻来了精神,眼睛对着玩具。他将球尽可能远的掷了出去,Hulk像子弹一样飞奔出去紧跟在后面。


       “嘿,Hulk能追上它。”Wade说着,轻轻的笑了但是在他意识到Peter仍颓丧的时候停止了。他的疑问已经到了嘴边,但是他决定等一等,揣测着Peter在他想说的时候会告诉他的。他希望。像这样过了十分钟之后,男孩开了口。


       “我的朋友告诉我要跟你保持距离。”               


       Wade的脸猛然抽动了一下,皱起了眉头,又一次抛出了球,然后转过头看着Peter。小鹿眼牢牢的锁定在地上,Peter坐立不安的摆弄着袖口。“哦?他说了原因吗?”


       Peter猛地抬起了头,惊讶掠过他的脸。“你怎么知道我的朋友是‘他’?”


       “我遇到了一个坏脾气的金发男人,在我搬到你隔壁不久之后。”Wade停顿了,一声辱骂到了嘴边。然后他决定不在Peter面前这么说那个年轻人。他确实不想因为诋毁他的朋友而给男孩留下坏印象,不论他有多么讨厌他。他深深吸了口气,冷静下他的情绪,然后继续,“我不知道你的朋友为什么要你离远点。”


       Wade没有错过他颤抖的呼吸。“他说你有伤疤…”


       “这就是你要离我远点的原因?”他努力声音里不会漏出危险的恶意。他不想对Peter生气但是他的朋友?他要勒死那个小鬼。


       “不是,也许,Harry只是想保护我,也许有点过头。只是这样。”


       “只是因为伤疤而定义一个人的性格。”Wade又一次扔出了球,在尴尬笑着的Peter旁边坐下。


       “好吧,对Haryy可能是这样但是我不是。”


       “对。我要用我耀眼的人格魅力而不是我英俊潇洒的外表。”


       他看到Peter脸上焕发了光彩后得意的笑了。虽然比不上他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的那种快乐,但是这相对之前来说已经改善了不少。男孩说,“我想似乎是这样。”


       “你想知道吗?”


       Peter将头转向他的方向。Wade怀疑他永远也习惯不了这对可爱的眼睛,他从未满足。“只要你想说。”


       “我的脑袋后面、一部分脸上和躯干的大部分地方都遍布着烧伤。他们确实没有影响我执行任务的能力,所以我被允许继续服役。但是我不得不接受很多治疗。他们曾经想让我光荣退役,但是我要求留下来。”


       “你想留下?”


       Wade深呼吸着。“我做出了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后悔。”


       他们重新安静下来,只有Hulk取球回来的游戏的声音。当猎犬开始累了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他们的脚上,爪子抓着被口水覆盖的球。“我觉得我们可以走了。”


       “好。”


       Wade看着Peter系好牵引带,在他站起来的时候也一同站了起来。他没有给他提供他的手臂。海豹队员在不得不描述伤疤看起来的样子的时候感觉很奇怪。大多数只是看和做出判断。他想知道男孩对于那些伤疤的真实感受是什么样的?也许这并不重要,他看不见他们,看起来也不像他们近期会发展成会有肢体接触的关系。可能性不大。根据Wade现在能够想像到的来说也许Peter不会再相信他。这没法确定。然而男孩让他感到了意外。


       “我能用你的手臂吗?”


       “好。”


       Peter紧紧的抓住了他的右臂,比平常靠的更近了一点,他的脑袋向前倾斜。毫无疑问他们在沿着街走的时候组成了一道有趣的景象。Wade只能想象,但是他正领着他,缓慢的走着。他毫不羞耻的想要延长他与Peter甚至和Hulk在一起的时间。Wade几年来里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他感到脚踏实地。想到当他收到不可避免的召唤的时候就要离开Peter,他的胃里就泛上了一阵酸楚。

 

 

 

       “你能帮我这个公式吗?”Gwen在他左侧甜美的问道。


       Peter的手指停在了纸上的一串突起上,偏了偏头。“读给我听?”


       女孩开始读问题,然后解释了她有困难的原因。他很快就回答了,建议她试下不同的方法。说实话,他对于几何问题不像对化学问题那样熟悉。他在一年级早期课程学的很好,但是最后他选择了生物化学专业而她主修建筑学。但他还是尽可能的提供帮助。


       “知道了。谢谢你。”他们又陷入了沉默,但是Peter有种感觉这不会维持太久。每次他和Gwen见面她总有诀窍看透他,看透任何事。也许就是为什么他们在第一个学期社会课介绍的时候起就很投缘的原因。有一段时间他真的以为他们会有一次约会,他们甚至都聊过这个了。在此之后他们觉得他们比起做真正的情侣还是做朋友比较好。他没有等太久。


       “所以发生了什么?”


       “都挺好的。”他无意识的回答。


       “Peter,我已经认识你很久了,我知道你没睡觉。发生了什么?”


       他叹了口气,关上了书。“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最近情绪很低落。”


       “发生了什么吗?”


       “不,我猜只是常有的事。”


       “好吧,如果你需要跟我聊聊的话,你知道我在哪儿。”


       Peter咬着嘴唇,说,“我遇到了一个人。”


       “哦?”


       “新邻居,他的名字叫Wade。”


       “Peter!你搬家了吗?做了什么吗?”


       “没有,当然没有。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对男人感兴趣。还有他是个海豹突击队员。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和一个瞎了的大学生在一起。”


       “别这么说!你不去问他你是不会知道的。你们有没有一起出去过?”


       “有几次。”


       “看吧。很显然他想和你呆在一起。我觉得你值得试一试。如果他是个好人的话。他是个好人吗?”


       “是,他确实是。我从没感到和一个人在一起这么轻松过,除了你和Harry。”


       “我觉得你应该试一试。”


       “我想我可能会的。”


       “事成了告诉我。”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厌恶起来。“Harry怎么样?”


       “他还是老样子。他爸爸正训练他接管公司。我们有时候出去吃个午餐或者其他的。”


       “Hmmmm。”


       Peter咧嘴笑了。“我知道你不喜欢他。”


       “不是我不喜欢他,他只是不是能和我成为朋友的那种人。”


       “我理解。Harry与我们不同。他的责任不允许他与任何人成为朋友。”


       “我知道了。你们两个从高中开始就有基情了。”


       他的脸厌恶的扭曲了。“请别把我们的友谊叫做基情。”


       Gwen的笑声就如同安抚剂一般洗刷过他。“好吧。我们再来谈谈Wade这个人,好吗?”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