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Spideypool】Time to Heal 01

Time to Heal by jblue_leviathan177


海豹突击队!Wade/盲人!Peter

无超能力AU


Chapter 1:BambiEyes

       The Nights by Avicii


       Peter做着深呼吸,希望他之前没有将Hulk留给他的婶婶。随后他提醒了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怒气渐渐消失了。每次她星期五上夜班时,May婶都会带Hulk去医院看望病人。Peter让他的婶婶带走Hulk的真正原因是,这样她就不用在下班之后一个人走回家。他知道Hulk会保证她的安全。这超过了他对于一个人摸索着走回公寓的恼火。


       他在路边停了下来,听着车流的声音。Peter倚着他的手杖,听行人们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声音提醒着他们的存在。所幸没有人留意到他。好吧,据他所知,今天的交通似乎很拥堵。他懒洋洋的留意到。Peter把头歪到一边倾听,有趣,他身边的一个人从一只脚换到了另一只脚,挫败的咆哮着。


       “Bob!那个地方他妈的到底在哪儿?”在电话另一端的人说话的时候那个低沉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别告诉我那些!我之前才走过了六个街区。不要紧,我会自己找到它的。”


       自我斗争了两秒之后,Peter抬起了他的头。“打扰一些,先生。你迷路了吗?”


       在他左边的抱怨声突然停了下来。太长时间没有得到回答,Peter张开了嘴又问了一遍,但那个声音回答道,“对…”


       “也许我能帮忙?”


       那个男人嗤笑道。“你帮我?我可不打算要个失明的小鬼帮我找我要去的地方。”


       Peter本应该感到被冒犯,但在他应付过各种情况之后他有很多不同的处理方法,而不只是说些浅显的话去激怒他。Peter笑了。“大块头,对吧?打个赌我能精确的告诉你到你要去的地方有多少步。”


       那个男人发出了一声思考的声响。“好吧。我在找Stark公寓。”


       Peter咧嘴一笑,车流停在他们前面,人群蜂拥上前。“这是个大致的范围,从这里过去有一百二十步。”


       他开始了行走,用他的手杖轻敲混凝土地面,默数走过的步子。那个男人跟在后面,异常的安静。如果不是偶尔脚拖在地上或者是咳嗽,Peter会觉得他离开了。出于一些未知的原因,他对于帮助这个男人产生了一种自豪感,即使在另外的一些情况下这可能危及到他的生命。他们在另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最终男人开口了。


       “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Peter不费力的将头转向另一个人的方向。


       “什么时候过马路?”


       “我听车辆的声音。通常我有Hulk跟我在一起,但是今天他在我婶婶哪儿。”


       “如果是辆像普锐斯*那样安静的车呢?”(*一款混合动力车,噪音很小,停驶时发动机停止工作,没有噪音产生。)


       Peter哼了一声。“这些东西也会发出声响。”


       他们又开始了行走,在路的另一侧左转。“那又怎么样?你有超级听力或者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Peter喜欢逗这个男人。砖块变为金属围栏,他真实的解释到了嘴边却没有说出来。他把他的手杖换到了他的左手上,空出右手去拉大门的把手。“我们到了。”


       他拉开了大门,走进了露天的花园。“有趣。”男人在他身后大声的评论道,大门砰的一声关上。“行了,我能找到剩下的路。”


       Peter耸了耸肩。“我希望你能做到,我可不打算再给你带路了,我也住在这里。”


       他迈开脚步时一个奇怪的声响跟着他。男人还跟在他身后,他沉重的鞋子,有可能是靴子,在行走时发出喧闹的拍击声。在二楼,另一个人停顿的时候他转向左边。在Peter将他的钥匙塞进锁里的时候,男人说话了。


       “Wade Wilson。”


       Peter得意的笑了,转过头。“Peter Parker。祝你今天过得开心,Wilson先生。”

 



       Wade看着年轻盲人穿过他面前走进了公寓。年轻人在他提供帮助的时候就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一开始出于自尊他拒绝接受一个失去了视力的残疾人的帮助。在他或多或少侮辱了他的时候,Wade很好奇Peter知不知道他的眼睛因为这个挑战而燃起了火焰。


       摇了摇头,他走进了公寓。公寓很小,也很简朴,正适合他的品味。而且他也不会在这里待很长时间。六个月或者更短,他会再一次因调度离开。但愿。


       Wade仔细查看了这片空间,发现厨房堆了很多垃圾食品和啤酒,最后把他的东西丢在地上,躺在了床上。他因为过于柔软的床垫皱起了眉头,不满的咕哝着然后爬了起来。他将自己扔到硬而粗糙的沙发上,将手臂抬到眼睛上。打着盹,想着某对雌鹿般的失去焦点眼睛。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尽他所能地研究了盲人。说实话他感到那天他的举措简直糟糕透顶,不知该怎么道歉。他以他的荣誉而自豪,但是粗鲁的对待平民,特别是一个残疾的平民,违背了他自从十八岁成年就加入海军所接受的训练的原则。到了三十岁他本应该知道的更清楚。在星期三他下定了决心。


       Wade离开了他的公寓去找个不错的墨西哥餐厅用他挚爱的玉米卷和墨西哥卷填饱肚子。一当他锁上了门,他突然转身几乎撞上另一个年轻人。Wade迅速评估了他,有着讨厌的金发,完美的造型。男孩在一对昂贵的墨镜后讥笑。Wade瞥了一眼阴沉的天空。对。这小子就是个丢人的傻瓜。当他说,“别挡路,丑八怪。”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他嘲笑道,“哦,像我之前没听过别人这么说似的!想点别的新东西出来,也许能让我笑笑。”Wade在男孩能够反应过来前就走开了。他对于这种捣蛋的臭小子没有任何耐心。他在楼梯底下停了下来,回头看到那个小混蛋走进了Peter的公寓。当他离开的时候一些冷酷而苦涩的东西沉进了他的胃里。他忽然就不想去吃墨西哥卷了。


       这些话没有使他的心情变糟。Wade习惯了这些话。他有着很多伤疤,但为他为带着这些伤疤而骄傲。尽管他们广布在他身上,幸运的是他还有能力继续服役。他们只破坏了表层的皮肤,延伸到他右半边脸,向下横过他的躯干和背部。他的腿上有些与旁边皮肤不同的部分。尽管有些被手术矫正了,医生们设法抢救了他的大部分脸,但是伤痕仍旧遍布在他的后脑勺,留给他一个秃头,稀疏的眉毛,也不能再长出胡须,他将这些全部视作他的一部分接受了。如果一个人不能接受这些外表,他也不会想去带着他们做任何事。


       真正毁了他的心情的是那个小混蛋和Peter有某种关系的事实。Wade不能想象他邻居一个那么甜的孩子会和一个就像是信托基金宝宝的人成为朋友。被这样的情绪所困扰,Wade压下这些情绪,继续走他的路,无视了所受到的注视。


       在星期六,Wade又一次出了门。这一次他得到了Peter的欢迎…和一只他所见过的最大的狗。那个狗,明显是一只巧克力色的拉布拉多,乖乖的站在Peter身边,穿着导盲牵引带,胸前印着‘Hulk’,侧面印着‘不是宠物,我在工作’的字样。Wade见过一些拉布拉多,大多数最多到他膝盖或者大腿,但是这家伙几乎要到他屁股。有着漂亮的体型和Wade见过的最浓密的棕色毛皮。


       “这是Hulk?”


       Wade看到Peter身体明显绷紧的时候立刻后悔他大声脱口而出的方式。他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微笑道。“对,就是他。”


       “你确定你牵着的不是个熊?”


       Peter的笑传递给了Wade一阵兴奋感。“只有他柔软的耳朵和长尾巴告诉我他确实不是个熊。”


       他做了个鬼脸,怀疑他是不是又一次说了些不该说的。他继续道。“所以,你好吗?”


       “我很好,正要带Hulk去公园。”


       “我能跟你一起去吗?”Wade可以看到Peter脸上的不确定,所以他继续道。“那天我很无礼,我想道歉,也许我能请你杯咖啡或者一餐午餐?”


       不,对着这双鹿一样的瞪大的眼睛对Wade来说不是事儿。


       “好啊,我们走。”

 



       Peter非常喜欢Hulk。不只是因为他是条好狗狗,还因为他给了他自从失去视力之后就失去了的自如的行动和自由。不用说他每个人都谈起的美和高大。Peter为他的同伴非常自豪。所以带Hulk去公园对Peter来说从来不是一种负担。他很喜欢做这事儿,没有了Hulk他的行动仍会被限制,而且会更加孤独。


       当他的新邻居要求加入的时候,他感到很惊讶,当Wade道歉然后提出友好的邀请时他更加惊讶了。并不是说这很有必要,Peter并没有觉得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Wade很无礼,但是如果这个男人想要道歉然后给他买吃的,有谁会拒绝他?现在他们在大街上以比他们第一次相遇时快的多的步伐漫步。Peter试着和他闲聊,当他得到了只有一个单词的回复之后,他又试了一次。“我没疯,我不觉得你无礼,但是我还是会接受食物。”


       “你不觉得?”传来了沙哑的回复。


       “不,你只是无知。”


       Wade发出了些声音,类似于垂死的动物,让Peter低声轻笑。“我不知道这是钟恭维还是侮辱。”


       “我会让你自己弄明白。”Peter在提问之前停顿了一下,“所以,Wilson先生,你是什么工作?”


       “我是个海豹突击队员。”


       Peter一颤,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一个海豹突击队员?所以你现在离开岗位了?”


       “对。”


       “好吧,嗯,谢谢你服役。”


       Wade在他旁边发出哼声,Peter在感到Wade的举止变化的时候撅起嘴。他只是看不见,丹不意味着他不能察觉到一些东西。当他们到达公园时他无视了它们,狗狗们的声音和他们主人玩耍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他问道,“还有空着的长凳吗?”


       “有。”


       Peter弯下腰,解开了Hulk的牵引带。脱掉牵引带的过程中拉布拉多努力保持不动,一当解开他就像子弹一样飞奔出去。Wade在他旁边笑了。微笑着,Peter拿出了他的手杖,迅速组装好他。Wade挪到他身边,清了清嗓子。“我能为你提供我的手臂吗?”Peter停住了,震惊着,他知道他抓住他的手臂更好。


       “谢谢。”他伸出手,手指环在男人的二头肌上,刚好在手肘上方。当他意识到Wade多么强壮的时候热量冲上他的脸颊。他敢说Wade比他明显要高一些,他必须把手抬很高才能够到他的手肘。让他奇怪的是长袖下崎岖不平的纹理。Peter没有说什么。他们在长凳上坐下,Hulk跑回来,用他的大脑袋推着他的大腿。咧嘴笑着,Peter揉着他的脑袋,直到他移开去招呼Wade。


       “我很开心。”他说,“Hulk通常对别人都不这么友善,除了我婶婶和Gwen。”他感觉到他的狗的尾巴拍在他的膝盖上。


       Wade笑了。Peter立刻意识到他喜欢这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很独特,低沉,沙哑。有时声调会提高。Peter怀疑有些时候Wade的声带都会受伤。“你知道我的意思,狗很擅长判断人。”


       “也许吧。”


       “怎么了?”


       Peter偏了偏头。“什么?”


       “你的语调变了,怎么了?”


       Hulk又跑走了,Peter皱着眉头,思考着当前的问题,然后决定告诉他。“有一天我最好的朋友,Harry来的时候,Hulk第一次向着他咆哮。我很担心。”


       Wade发出了一声若有所思的声音。“Harry有宠物吗?也许是因为他们的气味?”


       “Harry不喜欢动物。”


       一阵像是吠叫的笑声吓了Peter一跳,然后他微笑起来。“这就是你的答案!不喜欢动物的人活该被吼。”


       “也许吧,但是这还是让我很担心。”


       “好吧,你婶婶怎么说?或者那个Gwen?她们能讨Hulk的欢心。”


       Peter耸了耸肩。“我婶婶喜欢Harry,但是Gwen只能忍受他。我只希望Hulk别咬他。他是被训练的最好的,我可不希望他被带走。”


       Wade靠回了长凳,他们的身侧擦过。“狗很少咬人,除非他们被训练着这么做或者被激怒了。我和警犬单位一起工作过,Hulk不会咬人的,除非有人逼他这么做。”


       他微笑起来。Peter真的很感谢Wade尝试纾解他的忧虑。这感觉很自然,和一个海豹突击队队员坐在一起,分享他的担忧。Hulk最近对他最好的朋友的古怪的行为真的让Peter很担忧。Peter那么爱Hulk,以至于从他身边将他的伙伴带走也许会毁了他。他不能想象。


       “嘿,斑比,你眉毛皱的像,嗯,像你的狗死了。”


       “你刚刚叫我什么?”


       “斑比?”


       他向Wade的方向挪了挪。“为什么?”


       “因为你有最大的棕眼睛。斑比。”


       他背过脸去,轻轻微笑。“所以你觉得我看起来像个动画的小鹿?”


       “不管怎么说都和那只一样可爱。”


       温暖沿着他的皮肤爬过。他感觉胃像是警钟一样跳了一下。Wade只是开了个玩笑还是真的这么觉得?从没有人用可爱形容过他。好吧Gwen和他的婶婶形容过,但是这是出于他们的偏爱。任何其他人都不会这么形容。因为谁会想去和一只带着熊那么大的狗的盲人男孩调情呢。


       “可怜的Hulk。”Wade突然说。


       “为什么?”Peter问,将这些事推开。


       “他想接东西玩。”


       Peter转了转眼睛。“扔东西对一个瞎子来说不是个好主意。”


       “当然不是!虽然看起来应该很好玩儿。我告诉你,斑比。下次你带他去公园的时候让我也跟着。下次我会给Hulk带些玩具。”


       “你不必…”


       “我想。”


       出于某些原因,这让Peter感到充满了温暖的快乐。整个郊游在Wade变成了个话匣子后让他更加开心。他什么都说,讲的一些绝妙的故事让Peter笑的脸都疼了。从原先那个安静沉郁的男人变成这样挺让人开心的。唯一他没有谈到的时他在军队里的生活。


       他们坐在那儿。直到Hulk向他们走来,扑通坐下,后脑勺搁在Peter大腿上,累的气喘吁吁。Peter笑了。“我想该走了。”他熟练自如的将牵引带系上。他们离开了公园,Peter的肚子叫了起来。


       “去吃午餐怎么样?”Peter可以听到Wade声音中的笑意。


       “听起来不错。”


       “我知道有个位置离这儿不远。”


       “好。领路的时候如果要拐弯记得告诉我们。”         


       “你还需要我的手臂吗?”


       Peter希望他的脸不是红的那么明显。通常他都会拒绝,因为他真的不需要这种帮助。但是他决定放纵一次。“谢谢你。”他又一次抓住了他的手臂,让海豹突击队员领着他沿着街道走下去。一段步行之后,Wade为他打开了一扇门,进了这栋建筑。他因这里比一般餐厅更加喧闹而皱起了眉头,他听到了狗的声音。


       “我们在哪儿?”


       “一个咖啡厅,为宠物和他们的主人服务。我在城里冒险的时候找到的。我觉得Hulk也应该饿了。”


       Peter觉得他的心脏要为Wade的体贴而爆炸了。他们坐在雅座里,Hulk把自己塞到桌子下面,躺在他们的脚上。Wade把菜单上的每个东西包括给狗的部分都读给了Peter听。当服务员来的时候他们下了单,点了些三明治和一碟丰盛的鸡肉给Hulk。她在走之前留了一碗水在地上。


       “Peter,你是干什么的?”Wade问。


       “我是当地大学的三年级生。”


       “哦?什么专业?”


       “生物化学。”


       “听起来挺厉害。”


       Peter哼了几声,想着跟某人把他们的生命放在他们国家的第一线上相比一点都不厉害。说真的,这样的信息让Peter比他意识到的要分心很多。“我想。我只知道我喜欢这个学科。我不喜欢什么都不干,你能理解吗“”


       Wade发出了声赞同的声音。“我才离开基地三周,我已经快要疯了。”


       “所以你不用住在基地?”


       “不用,我得到了住在外面的许可。我已经服役了很长时间了,我猜他们打算放过我了。而且我住的这个公寓还是我一个高层的。如果我要被叫回去只有五个小时的车程。”


       “基地在哪儿?”


       “有两个海豹突击队基地。我驻扎在东海岸。弗吉尼亚海滩。”


       “你的家人呢?”Peter小心翼翼的询问,不想冒犯到他。


       “据我所知没有了。我在寄养家庭长大,直到我年龄到了。然后我就去加入了海军,然后成了海豹突击队的一员被训练成了个狙击手。”


       Peter感到他的脸在一个震惊的表情中松弛下来。“哇。”


       “这就是生活,你做了选择就得接受从点A到点B。”


       “确实。”Peter回答道,回想起他自己。他不是一直都看不见。在一次袭击之后,Peter得去面对他所失去的。接下来的抑郁和焦虑的侵扰让他起床生活变得非常困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相信他会死在床上。一天他的一个灯泡坏了。然后他开始致力于再一次学习如何生活。他理解生活从A点到B点的变化。


       “说真的斑比。尽管你总是看起来像是个笨蛋(space cadet),我能说你总是浑然不觉。”


       “我看起来不像笨蛋。”Peter咕哝着。


       “你这么知道?”


       Peter笑了。没有人这么轻松的对他说出过这种话,他们担心会让他不开心。这很新鲜。“你是对的!”


       他们的食物送上来了。Peter可以听到Hulk狼吞虎咽的声音,恍惚的希望他不会把口水滴到他们的脚上。咬了第一口之后,他评论,“真好吃。”他们大多数时候默默的吃着。当他们吃完后,尽管Peter抗议,Wade还是付了钱。


       “看。我做到了。你已经尽了盲人小鬼的职责了。记住这是我的道歉午餐。下次你可以买单。”


       Peter的脸厌恶的扭曲了。“别叫我‘小鬼’了。我二十二了。”


       “而我已经三十一了。还有你看起来没你实际年龄大。”


       “我猜一些东西不会改变。”


       一段沉默,然后Wade说。“什么意思?”


       “我总是看起来比较小。我有点希望我能长大点但是已经再也没关系了。”


       “等等,你不是一直都是失明的?”


       Wade声音低下去的方式让Peter不寒而栗。他小声的回答,“不是。”

 



       “不是。”


       Wade暗自咒骂。服务员好像有着对完美时机的第六感,“这是您的找零,先生。祝您今天过得愉快。”她露出了一个不安的微笑,没有直接看着他的脸或者是Peter的。他忍住了叹气的欲望,翻了个白眼。人们总是太过于局促了,也太过于担心会冒犯别人。他个人觉得人们因为他的伤疤而回避看他的脸就和说一些羞辱的话一样冒犯。至少得看着他的眼睛或者没有伤疤的那边脸,


       “谢谢你,你拿着吧,这是给你的小费。”


       她的笑变得更明快,更勇敢。“哦!谢谢您。”


       他站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Hulk跳着吸引Peter的注意去摸索到绳子。Wade想他是不是应该帮帮他,但是接下来就决定不这么干了。在一个星期的研究之后,他发现Peter远比他想象的能干,而且如果他插手了反而很可能会惹怒他。Peter看起来喜欢这个类型的举动。就当他决定不提供帮助的时候,Peter找到了绳子然后站了起来。“好了,我们走吧。”


       他们离开了餐厅,返回到公寓。Wade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仅仅因为当他这么做的时候Peter脸上高兴的表情。尽管都是些可能会影响他心情的事,Wade喜欢表现的毫不介意。有趣的是Peter自动过滤掉了他的这些话。他对他们周围的所有东西都评述了一边,他甚至描述了一个疯女人穿着像杀了只大鸟而制成的毛茸茸黄色毛皮外套。Wade真的没有为斑比眼睛洋溢着笑意而洋洋自喜。


       一到他们的楼层,Wade轻轻拍了拍Peter的手臂。“我想给你我的电话。你知道的,以防你需要任何东西,出门,或者只是想聊聊。”


       那个微笑,情感真挚的,真是他妈的美,真的没有导致他的心漏一拍。“好,我会的,让我把我的也给你。”


       Wade真的没有爱上他失明的邻居的小鹿眼。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