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微博:Lwnixndk-莱温

【授权翻译】【贱虫/毒虫】Alienated 07

❗️本文cp为贱虫←毒液 ❗️


 ❗️本文毒液为Eddie ❗️ 


❗️本文含有大量非自愿性行为与血腥暴力描写 慎入 ❗️ 


全篇高虐 HE(大概)

Chapter 7: Together

Peter这辈子从没荡得这么快过。Eddie,被英雄牢牢的扛在肩膀上,在Peter带着他赶往最近的医院的途中持续淌着血。在靠近他们的目的地过程中,人类发出轻声的呻吟,这是唯一让Peter知道对方还活着的迹象。

“坚持住。我们就快到了,”Peter绝望的对对方说,转过头看向对方。他流了那么多血。宿主的身体已经冰冷了。英雄停在附近的一栋建筑上,迅速用网封住了流血不止的伤口,希望这能够减缓Eddie的失血。

五分钟过后,Peter到达了医院。没有面罩就从大门进去不是个好的选择,因此英雄爬上了建筑的外墙,寻找一间可以安置受伤的人类的空房间。幸运的是,这家医院今天似乎不太忙,Peter能够在三楼轻易的找到一间空病房。

英雄用空闲的手抓住窗底,推开来,小心的扛着人爬进去。房间里黑暗而又温暖,生命体征监视器的屏幕发出的光是唯一照亮Peter去往空病床的路的东西。英雄小心的走过去,把宿主仰面放下,听到对方轻声的呻吟。

“我听到了,哥们。医生马上就来了。”他告诉他,抬头扫视了一圈房间,寻找可以让宿主舒服点的东西。Peter看了看床下,成功发现了一条蓝色的毯子,迅速拿了起来。英雄展开了这块织物。准备盖到对方冰冷僵硬的身体上。但他停了下来,他的目光突然汇聚在了他准备盖住的那个人身上。

Eddie的身体单薄虚弱,躺在医院亮灰色的病床上让他的皮肤显得很苍白,他紧绷的脸发青。Eddie看起来不太健康,而且……Peter的眼睛继续游荡。他可以看到对方皮肤下的肋骨,即使不知为何他的胸肌仍然强壮,并且形状明显,随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Peter继续向下看,欣赏着宿主的腹部,他的腰,他的大腿……以及大腿之间的物件。Peter为他看到的东西脸红起来,不知道要为他看到的东西作何想法。为什么会有人这么瘦还有这么大的……

Eddie的呻吟声让Peter吓了一跳,英雄迅速用毯子把宿主盖了起来,他的脸颊因内疚而羞红。他已经看了多久了?没有再浪费一秒,Peter在床边找起了房间的呼叫铃,一个能够通知护士这个病人有情况的装置。幸运的是Peter在栏杆上找到了那个悬挂着的遥控器。

英雄抓住了装置,按下按钮,希望有人能够听到并且立刻过来。Eddie的身体覆盖在被子之下,Peter停顿了一下看向他,将遥控器放在宿主的身边,然后伸出手轻轻将他的金发从他的额头前拨开。英雄看着宿主似乎无意识的脸,想到他没什么别的能为宿主做的了。英雄无声的叹息。

“……再见。”Peter最终轻声说,接着低头,在对方冰冷的前额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吻看似毫无意义,甚至不合时宜。但是,Peter就是想这么做。他想要吻Eddie,可能超过了他应该做的范畴。没有寻思原因,Peter又第二次吻了宿主的额头,接着起身走向敞开的窗户。

“……Peter?”一个虚弱的声音呻吟着说,英雄的身体僵在了原地。

Peter暗暗咒骂着他的幸运,完全没有料到会和这个人展开交流。但是他不能就这么忽视他的呼唤,一走了之。毕竟是他把他带到了医院。在他醒了的情况下,他至少应该礼貌的和他道别。但是……他醒了多久?英雄重重的叹息,扭过头,看向那对在黑暗中看着他的那双浅蓝色的眼睛。Eddie静静的看着他,脸扭曲着,好似正在痛苦的煎熬。

“嘿,”英雄紧张的回答,转过身正对人类。

Eddie的目光在对方身上上下扫视,无声的审视着Peter和他的处境。Peter突然想起了他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狼狈。他精疲力竭的,没有面罩的脸低下来,迅速扫了眼他撕裂的衣服和伤痕遍布的身体。Eddie的情况很不好,但Peter也不遑多让。也许他也应该留下来接受一些治疗。

很快英雄的想法被打断了,他听到对方发出了一种类似呜咽的声音。Peter抬头看向金发男人,看到宿主突然就要流出泪来而深深的皱起了眉毛。

“……我……我……”他轻声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就控制不住的哭出声来。很快人类放弃了说话的意图,用双手捂住通红的脸,哽咽起来。Peter从未见过他如此可怜的模样,心不禁柔软起来。是因为疼痛吗?英雄走到对方身边,在床边跪下,看着他恸哭。

“嘘……”Peter对对方轻柔的说,“护士马上就来了。”但是对方似乎没有在他的话中得到安慰。Eddie仅仅在手掌下摇了摇头,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听不见它,”宿主最终哽咽的说,抬起他颤抖的双手,用红肿的眼睛盯着它们。“我感觉不到它。”

Peter停顿了一会,轻声叹了口气,明白了对方在说什么。在受伤的人类说出话来之前,Peter跪下来抓住Eddie的双手,让对方终止颤抖,看着他。

“Eddie……”他轻声呼唤,缓缓加大手上的力道来让对方的注意力保持在他身上。Peter顿了下,寻思着合适的话语。

“那个东西曾附着在你的身上。那个外星生物。在你受伤后,它就从你身上离开了。”他向他解释,接着温和的微笑起来,温柔告诉他,“你自由了。”

Eddie的身体在他的话下僵硬了,他睁大了眼睛,望向英雄棕色的那双。他一定是在撒谎。Peter说的不可能是事实。那个外星生物不可能就这么,这么离开他!但是Eddie越是在英雄脸上寻找欺骗的迹象,就越是意识到Peter没有撒谎。外星生物真的离开了他,寻找更好的去了,抛弃了他。Eddie的嘴唇颤抖着,向下撇,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可怜的哭声。

“……不……”他说,他的眼睛又一次聚满了泪水。“不……不!”人类紧紧闭上眼睛,将脸从Peter的方向转开,又一次发出抑制不住的哽咽。宿主把手从Peter的手中抽出来,按揉着满是泪痕的脸。“这……不是……我……想要的……”他哭着,努力说出来。“我不想……一个人!”

Peter沉默的看着对方,看着他在自己面前破碎。作为他变成这样的部分责任人,Peter很难眼睁睁的看着金发男人这么痛苦。英雄带着同情之心,站起来用双臂拥抱住Eddie的肩膀,把他紧紧的抱在胸口。“嘘……我之前告诉你了什么?”Peter轻声问他,轻轻摇晃他,努力让他重新安静下来。

Eddie闭上眼睛,贴着英雄的胸口叹了口气,棕发人的温暖几乎立刻就让他冷静了下来。宿主将双手从脸上放下,羞涩的抬起脸看向英雄,视线穿透黑暗直射进对方棕色的眼睛里。Peter低下头看着他,微笑着,接着说,“你不是一个人。你永远也不会孤独。”

让Peter松了口气的是,宿主听到这话后,哭声渐渐停歇了。但是现在Eddie正盯着他,从英雄的眼睛掠过,到他的嘴唇,又回到他的眼睛。Eddie微微张开嘴,好像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只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什么?”Peter轻柔的问,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怎么了?”但是在宿主可以回答之前,走廊上的脚步声就令英雄倒吸了口气,抬头望向病房的门。

“……不知道那个该死的东西为什么响了。那个房间不应该有人……”Peter隔着墙听到一个护士说,她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恼火。他们终于来了。Peter必须走了,否则他的秘密身份就有暴露的危险。英雄放开环在对方肩膀上的手,意图走向窗户。在那之前,Eddie伸出手,抓住他身上衬衫仅剩的一点织物,不让他离开。Peter低下眼睛,看着盖在Eddie腰间的毯子随着他侧过身面对他的动作掉到地板上。

英雄忍住了,尽可能的继续看着宿主。

“呃……Ed——……”英雄想要说话,但是对方抓着他的衬衫,把他拽下来,粗暴的将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Peter僵直的站着那里,睁大了眼睛,对方贴着他的嘴唇饥圝渴的呻吟,以他虚弱的身体尽可能深的吻着英雄。英雄没动,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任由对方在他的嘴里肆意妄为,他的身体无声的享受着宿主咬着他下唇的感觉。

Eddie抓在棕发人衬衫上的手松开了,他抬起手,用指尖在英雄的胸前游走,缓缓向上,抚摸他的颈侧,Peter用鼻子猛的喘着气,他身体的欲望盖过了脑后最终告诉他停下的感应。在他意识到他在做什么之前,英雄发现他自己把对方推倒在床上,在他嘴里吻得更深。Eddie满意的哼哼着。

当他们的嘴唇最终为了呼吸而分开之后,金发男人将手抬得更高了,捧住了他的脸。“Peter……”他呼出气,他们的脸仅仅只相距几寸。“我也爱你。”

听到他的话,Peter的身体和大脑终于重新连为一体,英雄猛的回到现实。这……这不对。这错的太离谱了!他到底在想什么!?!英雄爱着Wade但是……Eddie望着他的眼睛里的痛苦太过有迷惑性。而且上帝啊,他的身体……他很难将注意力集中于这种感觉,无论它是什么,都不是爱。

这不是爱,对吗……?

Peter脸上思考的表情一定让Eddie觉察到了什么,金发男人捧住对方脸的手微微的收紧了一点。“我需要你。”他对英雄轻声说,他的声音里流露着绝望。Peter不由自主的皱起眉毛。他不能让这再继续下去了。他要停下这一切,立刻,在事情无法挽回之前。

Peter抬起手覆盖住了对方在他脸上的手,接着小心的说。

“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他告诉对方,让他松了口气,微笑起来。Peter皱起眉!明白他的下一句话就讲要打破Eddie的快乐。他必须要温和的说。“……但是……”

我不是真的爱你。我不爱你。操,快点说啊!

但是无论他对自己尖叫的多大声,这些话都说不出口。之前英雄为什么要说他爱他?他为什么要像那样回应他的吻?天呐,他感觉自己像个傻子!而现在他只是站在那里,半张着嘴看着对方,像是这些话要自己跑出来一样。

渐渐的,Eddie上扬的嘴唇恢复到一个正常的弧度,人类眯起了眼睛。“但是什么?”他最终问,他的声音里流露出不耐烦和怀疑。英雄握住Eddie的手,将他的手从他脸上放下,放到身体两侧。英雄向下伸出手,抓住掉到地上的毯子,盖到金发男人的腰间,往后退了一步,来消除他们之间过于亲密的距离。

“但是我不——”

“嘿,谁在哪儿!?!”一个门外的护士突然打断了他,她重重的敲门声让房间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Eddie转过头看向门上正方形的窗户,那名护士也正向里面张望。宿主低声咒骂一句,知道英雄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到了尽头。

“我会回来的。”Peter突然道,让金发男人的目光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在你缝合之后再见,我会回来的。”这至少能给他时间来建立起勇气告诉他正确的事情。也给他时间来想明白正确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Eddie盯着对方,对于他就要孤独一人的事不太高兴。这是他最不想要的事。毕竟外星生物刚刚抛弃了他。在宿主对英雄所做的一切之后,Peter是否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Eddie……”Peter温和的说,注意到了他脸上写着的怀疑。“Eddie,我保证。”英雄坚定的说,抑制住了回到他身边,安慰他的欲望。他站在原地,眼睛里恳求Eddie相信他。“我不会抛弃你的。”

Eddie呼出了口气。他真的对此感到不舒服。他真的不喜欢这样。但是就算他不喜欢,他也能够理解。金发男人的面色和缓了,接着不情愿的点头同意。

“别忘了带花。”宿主轻声提醒,扯出一个微笑。Peter向对方点了点头,尴尬的停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冲向窗口。英雄跳起来,蹲在窗沿上。

“Peter……!”Eddie突然说,英雄扭头向后看去。Eddie正盯着他,现在他的表情很痛苦。他看起来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只叹了口气,简单的告诉Peter,“……小心。”

Peter看了他一会儿,分析他话里的意思。为什么Eddie看起来这么,焦虑?他有什么没有告诉他的?没法将这些问题问出口,Peter只是对他点了点头,接着跃过了敞开的玻璃窗,迅速荡出了这个区域。

Eddie看着英雄荡走了,与此同时那名护士也最终闯进了被占用的病房。她看起来对眼前的场景十分震惊,开始询问伤者问题,但是Eddie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没有注意到她说了些什么。

当他翻身平躺,盯着天花板的时候,他花了大力气来思索刚到底刚发生的事。因为Eddie不是个傻子。他能够看出来英雄在吻过他后不太自然。但是他看起来很享受。他看起来想要他。所以Peter究竟为什么那么,冷淡?宿主哪里做错了?

“……先生,发生了什么?嘿!先生?先生!?!”那名护士一边对她面无表情的病人喊着,一边走向他,接着她冲回了走廊,呼叫医生。

“……说你爱我……”金发男人对着天花板轻声呢喃,然后闭上了眼睛,几个医生和护士涌进了房门,来照看精疲力竭的宿主。

---------------------------------------------------------

Peter在荡过城市的时候无法摆脱肩上内疚的沉重重量。他刚刚在医院病房里对Eddie所做的绝对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对的。呆呆的看着他赤圝裸的身体,吻他,让他怀有希望。一想到打碎Eddie的心,Peter一直皱着的眉毛又皱的更深了。他想象不到当对方得知他没有任何离开Wade的打算后会有什么反应。他会哭吗?或是大喊大叫?又或者,更糟?

那又如何?为什么Peter要在乎?这是Eddie他自己想的。那个家伙的幻想导致了英雄被跟踪,被绑架,然后最终被强圝奸。

但是那不是他。那个外星生物让他这么做的。

他试图提醒自己,在他脑海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但是他无法让自己相信。这无法说服英雄。Eddie记得Peter告诉Venom他爱它。他那个时候有意识。在强圝奸的过程中他是否也意识清醒呢?Eddie是试图阻止自己,还是他享受着强迫Peter,就像那个外星生物一样呢?

英雄无声的咒骂了一声,突然想起了某事。在他们在床上的那段时间,Venom将宿主短暂的释放了一瞬,允许他吻棕发人。如果Eddie不是清醒的享受的,外星生物为什么要那么做……?

Peter摇了摇头,喘着气。这一切都太令人费解了,而他越花时间考虑,他就越发焦虑。

但是,也许Eddie不是Peter该担心的那个人。

Wade现在该醒了。他可能很担心……或者生气了。毕竟Peter把他扔在那里了。一个人在黑暗中,砸穿楼梯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英雄荡着穿过寂静的城市,情不自禁的想着雇佣兵现在在做什么。他会去寻找英雄吗?又或者他去追踪宿主了?

Peter荡到最近的一栋建筑上,落到顶层,他酸痛的肌肉需要休息,他需要思考一下。无论Wade在做什么,Peter都得要尽快找到他。有些事情必须要解释,有些事情必须要坦白。但是就算他想要搜寻纽约城的每一个角落找他,他也知道这不可能。不能像这样脸完全露着。更不用说室外冻死人的温度正在消耗他的体力。

英雄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无声的制定下一步的计划。回到Wade的公寓看看他回了家没有也许是最好的选择。Peter已经筋疲力尽了,他真的希望雇佣兵已经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哪里。但是如果他没有,Peter别无选择,只能借一个Wade的面罩和一件衬衫出去寻找他了。

Peter无力的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肩膀,准备好了将他的新计划转变为实际行动。这个漫长的夜晚将会更加漫长。英雄转身,向着Wade的公寓的方向走去,但是迅速停下了脚步,他发现在几栋楼后面有个极其怪异并且超出了他的计划的东西。

英雄眯起了眼睛,不太确定他看见的是什么,是不是真实存在的。Peter眨了眨眼,努力专注的看着一个站在几栋楼之外的楼顶上的一个人影,它的身体好像在看到他之后僵硬了,他的脑袋歪向一边,好像在琢磨什么非常奇怪的东西。Peter停住了。

“……Wade?”英雄低语,接着皱眉。不。不可能。Peter应该会看到双刀或者是红色的制服。而且沉默并不是属于Wade的风格。但是那个人影是……黑色的。甚至脸都覆盖在阴影之中。那是人类吗?一个市民?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间爬到房顶上?

Peter的眼睛突然睁大了,迅速转过头,记起他没有戴面罩。如果那真是一个市民,他不能让他发现Spiderman的身份。是时候离开了。英雄退了几步,转身背对那个人影,接着跑向大楼的另一侧,希望黑暗能够隐藏他的大部分面部特征。

英雄迅速的接近了大楼的另一侧,踏上边缘,一跃而下。他伸出右臂,对准下一栋建筑,手指按下了蛛网发射器,但是当他感到某种冰冷而粘稠的东西拍到他伸出的手腕上的时候完全的震惊了。Peter向下看,看到袭击他的东西后瞪大了眼睛。

网。黑色的网。完全覆盖了他的手,阻止了Peter射出蛛丝,使蛛网发射器失去了作用。这是那个……那个人!慌乱之中,英雄用他自由的那只手想要解放自己,完全忘记了那些网有多黏。在他能够让自己停下之前,他的左手已经被黏在了另一只手上,现在两个蛛网发射器都被那种粘稠的东西盖住了。

Peter的心脏在胸膛里砰砰直跳,他发现自己正在自由落体。绝望的想要挣脱之下,英雄绷紧了肌肉拉扯捆住他双手的网,祈祷它们能够从他的蛛网发射器上扯掉。不可能的。这些网坚韧的就像……就像Venom的……

“该死,”他挫败的呻吟。他没有任何选择。没有别的方法了。英雄抬起胳膊护住头,蜷缩起身体,迎接最糟糕的情况。想到即将遭到的伤害,人类咬紧了牙,将尖叫抑制在喉咙深处。像这样掉下去他能够活下来吗?他以前从未像这样从楼上坠落。英雄屏住呼吸,紧紧闭上眼。他绝对不可能完好无损的从这里走出去。

突然刮在英雄暴露的皮肤上的劲风停下了,Peter睁开眼,发现自己正悬吊在半空中,身体距离他的终结仅仅只有几英尺。英雄看到眼前恐怖的景象震惊了,试图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双手还被捆着怎么……怎么……

头顶传来恶毒的轻笑打断了Peter推断的思路。棕发人抬起头看向天空,那个恶魔般的声音从楼顶传来!但是他看不见那个罪魁祸首。这时他发现一束黑色的蛛网黏住了他的背,那根阻止他的身体砸在马路上的生命线。

在他能够做出什么来摆脱这种处境之前,Peter发现自己正在缓缓上升,头顶那团神秘的影子正在把他钓回建筑的边缘,就像是钓鱼那样。Peter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倒吸了口气。英雄挣扎着想要摆脱俘获住他的蛛网,随着他一层一层的升高,头上阴邪的笑声越来越大声。无论上面的是谁在玩圝弄他,取笑他,Peter都无计可施。无论他如何挣扎,消耗了多少体力,他的努力都毫无用处。那些网仍然紧紧的黏在他冰凉虚弱的身体上。

“该死!”他咬着牙咒骂,感觉到自己放弃了逃脱的想法。接着他上升的身体突然意外的停住了,Peter的身体僵住了。那个笑声终于安静了下来,留焦虑的英雄一个人在完全的寂静之中。人类扫视了一眼头顶的天空,寻找那个抓住他的人影。但是又一次的,什么也没有……

“Peter?”

英雄睁大了眼,那个声音从他的下方传来。就和上方的那个阴影一样但是……有区别。它听起来比之前更加柔和,更加友善,而且感觉熟悉。Peter用鼻子呼吸,期望着,祈祷着,那不是他想的那个人。Peter缓缓扭过头,望向那个声音的源头,然后因眼前所见的大声的倒吸了口气。

那不是他。那和他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然而那就是他。Wade Wilson。他的爱人,他的保护者,他的救世主,完全覆盖在外来的,排斥了英雄和他的上一任宿主的黑色黏液之中。一开始英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无言的盯着眼前的情形。Wade被完全覆盖在黑色的寄生生物之中。他仍戴着面罩,那双明亮的,睁大的白色眼睛在几英寸远的地方锁定在人类身上。他的身体压低,贴在身下砖块垒砌的墙壁上。他的双手和双脚将他保持在建筑墙壁上。那个共生体一定给了他英雄的喷射蛛丝和爬墙的能力。他在那儿的的样子和Peter一模一样,但是他盯着人的样子又和Venom相似。那很……让人紧张。

“……W……W-Wade?”Peter最终用颤抖的声音说。那个阴影听到那个名字歪了歪头,接着在黑色的面罩下微笑。一只长着爪子的手伸向英雄的脸,他光滑的手指温柔的触摸着他冻僵了的脸颊。

“是的baby boy。是我。”他呢喃着回答。

英雄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才呼出了气。这真的是他。这怎么可能?他把Wade一个人留在那个地方,但是Peter从未想过……人类闭上眼睛,低下头,感觉到强烈的内疚席卷了他的头脑。Peter和Eddie在一起的那些时间里,Wade一个人在那个地方……遭受折磨。

“哦Peter……Peter……”生物轻声呼唤,靠近了内疚的人类,直到他们的额头相抵。Peter感觉到那种触感,睁开泪水朦胧的眼睛,但是他僵直住了,他发现对方温柔的动作转变为了更加扭曲,危险的样子。生物贴着英雄的皮肤,尖锐的吸了口气,嗅着他的脸,仿佛可以通过他的气味发现什么。生物退后,厌恶的发出嘶嘶声。

“……你……恶臭!”Peter睁大了眼睛,之前那种恶魔般的声音又出现了。在他对突然的变化提问之前,抓住他身体的那些网就被爪子割断了,人类向地面坠落。

Peter倒吸了口气,他的胃突然沉了下去。他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底下的路面,一道红白相间的光就使他什么都看不见了,接着是巨大的啪的一声,剧痛从他的右前臂传来。在他意识到自己的手臂在身下摔断了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虚弱无力了,他的眼睛闭上了,黑暗吞没了他的意识。

作者的话:
*躲到最近的掩体后面*请不要讨厌我!在底下说出你们的感觉吧。

译者的话:
emmmmmmmmmmmmm……代入汤老湿的脸才能感觉好一点

评论(37)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