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nixndk

这里莱温 一个文盲 不逆
微博id:Lwnixndk-莱温
暴雪id:莱温#51746

【贱虫】死侍生命的最后三十秒(甜饼一发完)

Wade视角
——————————————
00:30
死侍正在撒丫子狂奔。

准确一点说,死侍正在康尼岛一段偏僻无人的海滩上,高举着一颗米老鼠的头颅,向着落到海面上的金红色的夕阳狂奔,活像只激动的猴子。如果忽略掉米奇脑门上三十秒的倒计时,这倒是副青春洋溢的景象。

“我爱你,宝贝,我将爱你直到死亡!”死侍回头扯着嗓子大喊。

00:21
“我也爱你!”

Wade听到被距离模糊的表白,已经被耳边的风声搅成了一团,但是他仍然清楚的听到了。当然了,这是他们交往的三个月整以来他的男孩第一次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Wade感觉到全身沸腾的血液都冲向了脑袋,他嗷嗷的尖叫着,像只漏气的尖叫鸡。激动的仿佛是第一次被表白的高中生。哦他受到的第一次表白可不是在高中,他的脸还没成这幅磨床碾过后的惨像之前英俊的外貌和四分卫般强壮的身材可从小收获了不少小女生的尖叫。毁容之后穿上红黑色制服后衬得更加性感的肌肉再加上一个轻佻的口哨可以让无数女人敞着半截胸脯递上写有她们的房间号的字条。

但是天知道这个纯情的高中小男生怎么这么难搞,Wade几乎把一切心思都用尽了,Peter仁慈的接受了他的追求,他的拥抱,他的吻,却吝啬于给他一句“我爱你”。要知道如果Peter想要他的心,他甚至愿意把他最新鲜,跳动的最有力的那颗心脏掏出来献给他!要是有任何人胆敢打他的主意,他将让那个不长眼的家伙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耶稣的脚趾头啊!他值得世界上一切的美好,他不允许任何的危险靠近他。

[也许这只是他为了你为全纽约人民做出的牺牲给你的奖励,就像是叼回飞盘的狗会得到一句‘好小子’]

{好小子,乖男孩,哦好样的}

“闭嘴!别毁了这么浪漫的气氛!”死侍朝着自己大吼。

夕阳下多么悲壮的场面,就像卡西莫多奔向爱丝米拉达为她对抗整个世界!就如希斯克厉夫一样狂喜的奔赴死亡!Wade几乎要被自己感动了,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他疯跑得甚至更快了,快得简直就要起飞。

{糟糕的比喻}

[你除了跟他们一样丑之外没有任何相似,而且你的小男友还没死呢]

{他正开心着赶去和他的死亡女神见面呢}

[哦人渣,你该让Petey伤心了]

“闭嘴!闭嘴!”

00:07
Wade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海面。海水过大的阻力让他有些难以前进。他开始痛恨起海水来,居然敢阻止他拉开与爱人的距离的脚步。他没有时间回头看,他只希望和Peter的距离已经够远了,远到爆炸的余波不会伤到他。他们不知道这个炸弹的威力,也许它只是一个恶作剧的哑炮,也有可能是能够炸平纽约的秘密武器。他可不敢冒险让Peter转移这个炸弹。

[哦当时你可傻了,活像只抢骨头的恶狗]

{他要是能把这股劲放在干活上而不是抢着去死上,他早能买下半个纽约了!}

Wade懒得搭理他们,对,他承认他在十分钟前发现炸弹后的反应有些粗鲁,当时他们发现了炸弹之后他立刻条件反射般的扑倒了Peter,他发誓当时他的心中没有半分旖念。发现炸弹没有立刻爆炸后,他支起双臂,把Peter圈在身下,眯着眼警觉的盯着炸弹,像是只护崽的老母鸡。

发现炸弹上的倒计时后,雇佣兵立刻爬起来飞扑向炸弹,就像贪婪的海盗扑向藏宝箱。

天地为证,他当时的唯一一个想法是绝对不能让Peter抢到炸弹。

00:04
Wade用尽全力把定时炸弹向远方扔去,接着猛的吸了一口气。

00:03
“你是我的英雄!”

Wade听到Peter远远的声音传来,几乎憋不住气。
00:02

他猛的向水下俯冲。

00:01
今天受到了太多的刺激,Wade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和天上那个炸弹一样。

00:00
BOOM




Peter视角
——————————————
这天是星期一,万恶的星期一,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这个时间来游乐园的只有两类人,无业游民和年轻翘课的人小情侣。而作为两个月前刚刚高中毕业的准大学生,他可以奢侈的拿着工作日出来约会。不死的雇佣兵更奢侈了,他可以拿出每一天来等着Peter一起约会。

他们穿着便装,正一手拿着热狗,一手端着可乐走在游乐园里,就像所有普通的情侣一样。就算最跌宕起伏的过山车也比不上他扯着蛛丝在城市中荡来荡去半点刺激,但他还是乐意跟着Wade一起抢下第一排的最佳座位,假装刺激的尖叫,被摄像机拍下傻乎乎的笑脸。

重要的不是游乐项目有多刺激,而是相片另一半那个陪他犯傻的人。

到了太阳下山,霓虹灯亮起,本来不多的游人走的不剩几个了。他们站在巨大的摩天轮之下,深情的对视,周围放着舒缓的音乐,好时机,Peter想,他在酝酿他的第一次表白,在他们交往三个月纪念的这天。

他喜欢Wade,开什么玩笑,他当然喜欢他了。谁能不喜欢一个身高六英尺浑身肌肉完美的像是古罗马雕塑般的男人?谁能不被五种口音自如切换的低音炮撩到?谁能拒绝一个掏心窝子的表白!?

没错,字面意义的掏心窝子,那是在三个月前,如果初次见面时“哦宝贝你的屁股真翘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也算的上表白的话,那是死侍的第一百零二次表白。

“我想要看到你的真心!”Peter如是说,这不怪他,风流的雇佣兵的情史可以说上三天都说不完,他甚至能够违心的对皱巴巴的老太太说出“女士你的皮肤如同鸡蛋一般嫩滑”。谁知道他每日挂在嘴边的甜蜜情话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死侍掏出了匕首。

死侍在胸口干脆利落的划了一刀。

死侍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胸腔。

死侍抓着他鲜活跳动的真心递给了Peter。

Peter可以自豪的说作为一个从业已逾一年的义警,自己还是见过不少大世面的。鼻青脸肿那是每日必点,头破血流则是外加的惊喜甜点。他曾经在看恐怖片的时候一边往嘴里丢薯条一边抱怨影片里的血浆还没有他的番茄酱逼真。但是一个大活人在他面前自己刨开胸腔掏出心脏的画面还是太过刺激。不是特效,不是道具,不是番茄酱,心脏和大开的胸腔之间甚至还连着经脉,他甚至感觉到了死侍温热的鲜血溅在他的面具上。

于是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死侍手忙脚乱把心脏塞回了原位,慌忙的把嚎啕大哭的男孩抱进怀里,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飚着血,胸前的喷泉浇了小个子的男孩一身鲜血,他哭得更大声了。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了,别死,”Peter一边大声抽噎着一边哭着说,他一把扯下面罩,抱住手足无措的男人宽阔的肩膀,把头埋进他的脖子,把满脸鼻涕眼泪和渗透过面罩沾在脸上的鲜血全部擦在他的脖子上。

而沉浸在追求成功的巨大喜悦之中的雇佣兵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

Peter回忆起这件事尴尬的红了脸,他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在此之后做了一个星期关于一颗长着毛腿活蹦乱跳的心脏的噩梦,每夜都尖叫着惊醒,当然,是在那个罪魁祸首的怀抱里。

这是他从没对Wade说过“我爱你”的原因之一,他不知道这个脑回路构造似乎不同常人的雇佣兵听到之后会不会激动的跑下楼裸奔,或者是掏出冲锋枪放礼花似的打光一个弹夹顺势伤到无辜的行人。而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他没有一个很好的时机,对于一个初次恋爱的纯情小男孩“我爱你”三个字简直就如同婚礼誓约中的“我愿意”,是一个神圣不可轻易说出口的誓词。

而现在,Peter觉得时机到了。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手指紧张的纠缠在一起,接着他猛的睁开眼睛,下定了决心。

他盯着Wade那双写满了期待看着他的眼睛说,“Wade,我——”

“有炸弹!”突然一声尖叫从他们身边传来。

他有些愤怒的转过头,还没等他看清就被飞扑过来的雇佣兵压在了身下。男人比他大上一圈的体型将他笼罩得不见天日。他的额头贴在男人的胸前,感受到那颗曾因为他而离开了应该在的位置的心脏有力的搏动,频率有些快,像是想要又一次突破胸腔跳向他,男人的气息和略高的体温在狭小的空间里让他有些晕乎乎的,一颗就要爆炸的炸弹就在他们身边,而他却完全不感到害怕。

因为他身上的男人就是一面铁壁铜墙,别说一颗小小的炸弹了,就算是核弹投来,他都能保护他不受到半点辐射。

Peter当然知道这不可能,就算他有三十米厚,也不能完全挡住辐射。

然而铁壁铜墙突然一跃而起,飞扑向一颗脑门发光的米奇脑袋,决绝的样子就好像他的情人不是身下的那位,而是那只愚蠢的老鼠。

Peter懵逼的坐起来,看着他的男友抱着一个愚蠢的脑袋就地一个翻滚起身绝尘而去,米奇傻兮兮的咧嘴笑在他看来就像是在嘲讽他‘我才是你男朋友的最爱’。

Peter摇摇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蠢到吃一只老鼠的醋。

游乐园内寥寥无几的几个游人尖叫着四散逃命,Peter想了想,翻身起来追向Wade。



Peter从来不知道Wade跑得有这么快。

他眼睁睁的看着雇佣兵冲破海滩的护栏,在金色的海滩上留下一串脚印。

看着Wade义无反顾的向着夕阳奔跑的样子,Peter突然感觉到有点鼻子发酸,他想象出了男人的无数种死法,他可能会炸成一地血沫,可能被强酸腐蚀的只剩骨头渣,可能会因毒气侵蚀呼吸道窒息而死,最轻的也是被破片划出深深的口子。即使他拥有强大的自愈因子,就算化成灰都能长回原貌,但是Peter只是想想那个过程就心惊胆战,他似乎还能感觉到Wade的鲜血在他身上时的温度。

“我爱你,宝贝,我将爱你直到死亡!”

听到Wade的声音,他的情绪突然抑制不住的涌了上来,就像是沸腾的开水里不住涌上来的气泡,就像搭在弓上不得不发的箭矢。“我也爱你!”他喊。看到Wade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尖叫着跑得更快了。

Wade已经踏进了海水里,海浪涌上来,再加上他双手高举无法保持平衡而脚步有些踉跄。但是他还是坚定的破开了水面,偌大的海滩上只有Wade一人,夕阳给他的背影勾上了一圈金边,奋力的在海水里沉浮,他觉得他是个真正的英雄。

“你是我的英雄!”

他脱口而出,不知道Wade能不能听见。

被Wade掷出的米老鼠在天空翻滚,脑门上的倒计时已经归零,脸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裂缝,Peter的心提了起来,他看到Wade扎进了水里——优秀的职业素养,海水的阻力能够将炸弹破片的伤害减小。

接着砰的一声巨响,一枚光球拖着长长的尾巴冲上了天,再伴随着一声炸裂的声响,分裂成无数小的光点,瀑布似的坠落。

没有蘑菇云,没有上万根钢针,没有绿色的恐怖毒气,甚至米奇的头都是完整的两半漂在海面上。

那是炫目的烟花。

这时Wade也浮出了水面,看起来有点懵,漂在水面上抬头看着满天的烟火,茫然的就像摆好了姿势准备接下对方的重拳,结果对方只轻柔的摸了把他的脸,还加上了一个吻。

Peter回过神来,向着Wade的方向狂奔,听到脚步声的雇佣兵立刻狗刨回了岸边,全身透湿,狼狈的站起来,张开双臂迎接飞扑过来的男孩。

男孩撞进雇佣兵怀里,纤细的双臂缠上男人粗壮的脖颈,曲线优美的大腿缠在男人结实的腰上。他们的唇齿相撞,嘴唇磕破了皮,有点疼,吻里混杂着血的咸腥,但是他们都没有在意,他们忘情的拥吻着,在满天的烟火之下。

这辈子值了,Wade心想,他决定原谅这个把烟花包装成定时炸弹,还是恶趣味的米老鼠形状的傻逼了。







作者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居然会有出现在作者的话里的这一天
不会写文的翻译不是好画手😂
从小学毕业我就再没写过小说,瞎写,没什么逻辑,希望不要太过辣眼睛😂我只是想写贱贱在沙滩上傻跑没想到写了这么多

评论(51)

热度(656)

  1. 大窣冶Lwnixndk 转载了此文字
    太jier可爱了我要飞了